欧冠

鬼眼术士 第302章 得了便宜还卖乖

2020-01-14 19:11: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鬼眼术士 第302章 得了便宜还卖乖

自此,凌痕才真真正正地品尝到了人生的真谛,美好的幸福生活也由此而开始了。

林如韵固然是累着了,不过首次尝到这滋味,心里也是美比,尤其是他体力惊人,一搞了起来没个半小时到一小时是没办法结束战斗的,这给她带来了一种享受。

这东西有时是会吃上瘾的,之前因某种关系的原因,凌痕又不是她结婚的对像,这事当然就不能轻易来尝试了,现在都被他放倒了后,渐渐地就放开了心态,他再想要的时候,她这心里也就坦然受之,在他的努力下的同时,也享受着他辛勤的劳动,既是付出,也是有结果的,身心上的感受就是她好的需要了。

她一直睡到了下午三点多钟才醒,起来一看,凌痕正在盘膝而坐,闭目冥想,却是炼功去了。

原来凌痕与她成了那好事后,从她身上吸吮过来一股纯阴之气,正是他修炼必不可少的一种阴精,他身上的阳刚之气大盛,缺少这种纯阴之气,与她成了好事后正好借助这些纯阴之气来修炼,此时把从她身上吸吮而来的阴气慢慢的消化融合,后引入四肢,沿着浑身经络修炼大周天,循序渐进,走了几圈后才汇入小腹下丹田处凝聚成丹。

至于林如韵起床来他一点都不知道,入定了的人于周身事外的一切都是一所知,却是进行着有声有色的体内修炼,气游周身,汇入经脉,聚能炼丹。

当他收功深呼吸,吐出一口浊气时,睁眼一看,林如韵正坐在那儿睁着大眼看着自己,怔了一怔,问:“怎了?”

林如韵愣了一下,把头一摇:“能有什么么?”

“没就好。”笑了一笑,起身来对身进行拍打一下,把打坐着血气不畅的部位都拍打开来。

“你这是……”她看着有点儿不解。

“炼功后的一些必要措施。”

“哦!一会我们要不要出去?”

“当然要出去了,你不会是想让我陪着你到明天吧?”

林如韵翻了翻白眼,不满地说道:“你想得美,给你搞得我现在那儿很不舒服,一会都不知能不能走路,要是叫得人看了出来,那还不丢人了。”

凌痕闻语哈哈一笑。

林如韵一脚踢去,他也没闪躲,就让她踢了一下了:“你们男人就这德性,得了便宜还卖乖,是不是很得意了?”

“嗯嗯!这是当然的了,能与你这样子,是我这辈子大的愿望,你说能不得意的吗?”

“好了,别废话了,接下来得出去转转,否则好东西都叫人买走,我们来这只是呆在房间里胡搞,那也太不像话了。”一想到自己居然陪他上了床,而且搞得蛮是舒服的,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

俩人先下来喝了点咖啡提提神,正要起身离去的时候,凌痕却见得有人在远处对着自己瞟来。

原本这种事别人也只是瞧了瞧,再是正常不过,不过他却是心有异样,立即就感觉得到了,这是有人故意注视着自己俩人的。

这是什么人了?

他这么作……又是为了什么?

这时,立即就引起了凌痕的兴趣来。

在这云省里,居然也能有人对他感兴趣,还特别地监视着自己,显然不是一般的小偷小摸了。

他故作不见,与林如韵喝罢了咖啡,这才出门打车到古玩一条街来。

这里不是一般的热闹,人山人海,场面火曝,交易的场景是活跃。

当然,赌石一向就是赢少赔多,毕竟能出绿的原石不多,这就是一刀穷二刀富之分,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说法,赌石真实的写照。

纵是如此,愿意到这来挨宰的仍然不断,毕竟赌石真的太刺激了,有些没钱的也是挤了过来,就是要看一看人家赌涨了没,那也是一种享受,有时为了看那些赌输垂首丧气的样子,这真实的经历,是他们这些交了学的人都有过的经历了。

凌痕一边走着,一边留意了一下,果然是发现跟踪自己是俩人三十来岁的中年人,这俩人就跟在身后的不远处,也假装着是在看石头的样子。

他也没跟林如韵说这事,一说的话还不把她吓着了。

俩人走进了一个店面里,俩人的衣着虽是平平常常,店里的人却是热络非常,态度上一点都不以貌取人。

到这来的,哪个大老板还穿金带银的来显示身价?像这种人,越是有钱的,越是会装穷,叫你一点都看不出来,赌块石头吧,那也是讨价还价,有时砍杀得你话都没得说了,争得面红耳赤也是每天都有得看到的场面。

店里一些开了,见了绿的价格那是贵得惊人,现在的哪个不是人精了,哪个不是见钱眼开的,现在拿货立即就出手,那是不用上涨赚到钱,只有屯货等上一两年,看看有没上涨的空间,那么才能赚钱了。

当然,真正能赚到石的,还是赌石了。

毕竟没切开之前,谁又知道里面的到底有什么了?赌涨了的话就大赚了。

不过这个没有八成的把握的话,谁也是不敢轻易下手,到底人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随便拿来扔了出去,除非你是钱多没处花,拿来散财的。

俩人进来后,凌痕扫了一眼后,就挑选出了三块拳头大小的原石,一般像这么大的原石也值不上几个钱,通常都是那些没什么的钱,又想赌上一把,到这来捡一捡漏的居多。

三块原石也就一千来块而以,这钱凌痕身上还是带的,一般都是刷一刷卡就完事,不过他却是现金支付了。

店里也有几位是来看石料的商家,他们一看凌痕这么选了三块毫不起眼的原石,眼中尽是淡笑之意,只当是来捡漏的,心想这漏能这么好捡的么?就我们这些行家吧,在这一行里那也是打拼得有些年头了,炼就了一双火眼金睛,也不敢轻轻易易的这么捡漏除非是有八成把握之上,否则就是钱多乱砸了。

凌痕与林如韵也是为了不引人注意,故意穿着一身很是平常的衣服,像他这样的人混在一整条古玩街里也不知多少。

不过有一位却是笑道:“这位小兄弟,买了毛料,不切割开让大家见识一下么?”

“来捡到捡漏,到是叫得大老板见笑了,嗯嗯,也很想把它切开了,只是一旦不能赌涨,那就惨了。”

“哈!你赌来不切开,把它当宝留着这有用吗?”几位闻语也是脸露笑意,微微地摇头,一付不以为然之色。

“这位老板,一看你就像是一位行家的样子,你替我瞧瞧看,这块毛料能赌涨不?”说着,将其中一块原石递了上去。

林如韵一看他故意闹腾着,她也很想知道这三块毛料到底有何不同之处,站在一旁一语不发。

那位接过一看,这块毛料个体也就拳头般大小,外表上一看,还真就看不出个所以然来,须知这些原石表皮厚得很,哪怕是有一丁点脱皮,也是会被商家们发现,这样就物有所值了,这一块吧,不论怎看,却是看不出半点像是有料能涨的样子,他道:“小兄弟你这块毛料以我看吧,多半是白搭了。”

“不会吧,我很是看好这块应该出冰种料子。”

“冰种!”不仅这位笑了,就是店里几位听到的都笑了起来,这货还真是逗呀。

随便选块料子就是冰种翡翠,那还了得,你岂不大发了?

“大老板不信?”

“哈!要真是出冰种料子,那我出二百万就买下了。”这么小的一块料子,就算真是出了冰种翡翠,也不可能值得这么多钱,能出绿就不简单了,他敢出二百万来夸下海口,摆明着是不可能有冰种料子。

“真的假的呀?老板你可不能唬我们小本生意的人呀?”

“自然是真的了,这里不还有这么多人见证的嘛,你要是把它切开了真是冰种,我出二百万买下,绝不唬人。”

“这样的话,那我就切开了。”

“切吧切吧。”这位不耐烦地挥挥手,我还真就不信能出冰种的货了。

凌痕当即就把那块原石交给店里的切割师父,他却拿了粉笔来从旁画了条线,只须切下少许的表皮。

店里的人虽也不看涨这块料子,不过没切开之前谁也不肯百分百的打保票就赌输了,见状都围了过来,料子不管大小,只要能出好料,大家还是乐意看到的。

客人既有要求,切割师就按他的意思一切而下,这么拳头大小的毛料立即就切开了。

“出绿,赌涨了。”一切而下,切割师立即就开腔叫开。

众人闻语都是咦了一声,一齐凑了上来。

却见得切割师用清水冲洗了切割部位的平面,又道:“啊!还真是冰种料子呀。”

这一声,立即就令得几人动容了起来,这么一块毛料能出绿就不错了,居然还是冰种的料子,真太令人意外了。

与凌痕打赌那位一听,脸色刷的一变,立即就变白了。

凌痕也就花了一千来块买下三块原石,只要有一块赌涨,那就赚到了,却不想还是冰种的料子,这就是难得了。

安徽省胸科医院预约挂号
在京都儿童医院做口腔科要多少钱
浙江白殿风治疗方费用
成都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玉林专门治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