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王之财宝的奇迹 第二十八章 变化的气质,小孩子不会懂得

2020-01-14 13:05: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王之财宝的奇迹 第二十八章 变化的气质,小孩子不会懂得

红莲脸上带着淡淡的红晕。

“不用安慰我。”红莲低头轻声道:“是我输了。”

语气低落,清晰可见。

“嗯,我知道,别误会,我是说,你见到了我的真正能力,这点,你赢了。”

凌罗点着头,完全无视她的失落,已一种注定一辈子单身的语气道。

红莲一滞,红晕消失,白了他一眼,有些沮丧。

凌罗看着她。

慢慢的,他的目光,莫名的柔和起来,并且紧盯不放。

一个刚刚成年的女生,想要锻炼出这种战斗经验,其经历的苦痛,肯定不足为外人道吧。

正如吾王那飒爽的英姿下,又隐藏着多少的辛酸苦辣。

凌罗知道,他最大的收获,应属闪闪的记忆。

能力什么的,反而次要。

凡人即便拥有了通天大能,但当他想要走出世界,独当一面时,也要经历该有的苦痛。

这无关强弱,风雨和彩虹,总是伴生出现。

红莲有些别扭。这什么目光嘛,怎么感觉,像是看亲生孩子一样?

“没想到即便我力量耗尽,依然对你毫无威胁。”

火焰缓缓消失不见,红莲打破这种诡异的气氛率先道。

“嗯。”

凌罗敷衍了一声,依然目不转睛。

不过一阵金光中,誓约圣剑等武器,也全都消失不见。

红莲愤愤的看着他,这到底是什么表情嘛?

“喂喂,是你赢了好不好,你这一幅‘我输了,我好悲伤’的表情,是什么意思?或者说?赢了我让你很没成就感吗?呀,怒啊,继续打,亮底牌来战。”

挥舞着手臂,扬着马尾,红莲张牙舞爪的佯装恼怒。

其根本,这目光让她心里不知所措,

凌罗依旧看着她,这一刻的红莲,真的只是一幅,普通少女,呃,魅惑少女的模样。

国家公务猿的姿态没有,对左道科学家的怨念没有,对父亲的傲娇也没有。

只有洒脱与阳光,魅力与自信。

多么赏心悦目。

但凌罗此刻却高兴不起来。是他太爱多管闲事吗?

可对他来说,应该不可能有‘多管闲事’或者‘担心他人’这种心情的,他的经历决定,本该如此。

但此时,不可能有这种心理的他,却因为红莲的经历。

感到心情低沉?

是他变了吗?还是其他什么?

少女飒然的表情下,隐藏着多少辛酸的经历呢?

“为什么加入国家部门呢?”凌罗突然淡淡的道。

那种,如同行尸走肉的气质,再一次出现了。

佈人的气质,如同人性泯灭了一样,对一切都充满不关心漠视。

第二次,红莲依旧不理解这种气质,道:“恩?为什么这么问?加入国家部门有什么问题吗?”

“没问题,我只是好奇而已。”凌罗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再次问道:“换一种说法吧,为什么不和我一样呢?”

“你的家庭,应该足够优秀吧,是什么原因,让你加入这种打生打死的部门呢?你所说的那些任务,应该不轻松吧。”

也许,这并不只是一个简单的疑问吧,其背后,也蕴含着对红莲的关心。

但凌罗此刻那僵硬的表情,实在是和关心画不了等号。

“何止不轻松。”红莲自然不知道他的心理活动,只以为他好奇,道:“各种平常人接触不到的恐怖,就是我们的任务工作,比特工情报员都危险百倍,而且无法逃避。”

一年的时间,不短了,红莲也经历了无数的生死。

她那极品的父亲,永远不会知道,他女儿这一年间的经历吧。

红莲瞬间显得有些忧郁。

不过下一刻,她就丢掉了这种忧郁。

扬了扬马尾,脸上泛起朝阳般的神色。

“不过呢,活着这种事,是人类自己可以选择的选项哦,我的活着,正是要绽放自己的光芒,遵从自己的意志。我爸爸说过,活着,并追逐着自己的内心,就是名为人的生物呢。”

那只是,像脑袋缺根弦儿的表情,和常见的一根筋性格而已,坚定宣誓内心的样子,多么平常?

可是,这给凌罗带来的触动,却不亚于精神地震。

不亚于由死而生。

“我的追求,就是无限精彩的人生呦!难道你不觉得?左道出现后的世界,无比精彩的让人兴奋吗,避开这个世界,那我不如死掉算了。哼哼。”

红莲此刻露出的,是好似春日冰雪般的灿烂笑容。

不是消融的悲伤感,也不是冬末的寂寥感。

而是冰雪之下,春日生机慢慢勃发的生机感。

“活着,并追逐自己的内心,活着,并追逐自己的内心。”

凌罗喃喃的重复着。

他那僵硬的行尸气质,似乎也开始不自然起来,强烈的情感,如同细雨般,渗透进了,那封闭至今的内心。

无尽的死气之中,出现了挣扎求存的生机。

许久,凌罗的僵硬渐渐消失,重新变的‘开朗’状态,之前那气质,似乎只是幻觉罢了。

“话说,你的追逐内心,就是打生打死吗?那你还真是够暴力呢。”

凌罗脸上,泛起了红莲熟悉的笑容。

“………”

红莲一脸懵,他也算见过不少奇怪之人,但凌罗这样,还真是头一次,变脸比翻书还快。

“YO,你这是在关心我吗?看起来,你好像非常在乎我打生打死呢?”挖苦的艺术,在于避重就轻,红莲一针见血的反击道:“而且,同志你精神分裂吗?变脸真快。”

如果是寻常女生,坑定会说,‘哎呀,你才是暴力狂呢,你全家都是暴力狂,人家可是地地道道的软妹子。’这种话。

但可惜,红莲大高手不是软妹子,绝对说不出那种撒娇话的。

“哪有那么容易死,你可是有国家当后盾呢。”

凌罗眼神,不自然的望向他处,讷讷回应着。

他刚刚,似乎真就是在关心红莲,为何打生打死呢。

算不算歪打正着?

“那自然,红帝的福利,是你想象不到的。我这个级别,特权会……”

‘粗’神经的红莲,好似没有发现异样,但话题却‘莫名’的,回归了正轨。

凌罗无奈,这种奇怪的展开方式,真让人不适应。

“打住,红帝的福利与我无关,也没兴趣。”凌罗毫不客气的打断道。

走到一旁的沙发旁坐下。

“且。”

红莲悻悻的哼了一声。

“而且,话说切磋过后,不应该有个心得交流吗?这种最基础的东西,需要我这觉醒仅一天的人提醒吗?”

凌罗毫不留情的又打击着。

“哦?你以前经常和人切磋吗?第一天觉醒?恩?”

红莲答非所问。

切磋后的交流似乎是惯例呢,不过这种惯例,是正常普通人应该知道的吗?

红莲满眼狐疑的看着凌罗。

凶巴巴似小老虎的眼睛盯着他,充满不信。

“呃,那个,你别误会,我确实第一天觉醒,经常和别人切磋的,是其他事情。”凌罗摆手解释。

世界与美女,似乎总是恶意满满呢。

而且切磋这种东西,非要战斗才算吗?

谁规定的?

红莲依旧不解,更加置疑。

“哦?是什么事情?”红莲紧追不舍道:“别想扯开话题。”

“哎呀,真没什么,你小孩子不会懂的。”

凌罗一脸满不在乎,一句口头禅就敷衍出去,

然而……

红莲品味着这句话,耳廓慢慢绕上一丝绯红。

切磋小孩子不会懂的事情?

是什么?

“那种事情,还叫切磋,还要交流。啐。不要菲斯。”

红莲声音低低的,虽然脸红,但毫不示弱。

而这蜜桃般的红晕,让凌罗有些摸不到头脑。

脸红什么?

他确实经常和迪丽切磋啊。

回想自己的话,凌罗突然一惊,随即,有些失笑的看着红莲。

据说,在这方面容易想歪的女生,大部分都是闷骚性格呢?或者说,其实所有女生潜意识都是闷骚的?

“呃,红莲。你不要想歪了,我说的,不是你想的那种事。”凌罗哭笑不得的道。

连忙解释。

这误会要是坐实了,那玩笑可就大了。

“那是什么?”

红莲脸红依旧,抬头看着这个男人,刨根问底。

不是那方面,是哪方面,小孩子不懂的还有哪方面?

红莲没意识到,对话,其实已经很严重了,探讨一个男人的某方面,是一个大大好妹纸应该做的吗?

凌罗嘴角一抽。

这女人。

脑子灵光是漫反射的吗?

京都儿童做口腔科
杭州白癜风医院专家号
江门白癜风治疗需花多少钱
郴州治疗盆腔炎费用
珠海市妇科医院在哪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