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第一三二章 墨水不足

2020-01-14 12:02: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第一三二章 墨水不足

“马克,快进来,我正等着你呢。”泰勒说。

“怎么?这么急找我,出什么事了?”马克.维尔纳走进房间,不等人让就直接坐在椅子上。他的形象还算清晰,看来泰勒对他的记忆颇为深刻。

“这人是谁啊?”卢卡刚刚从震惊中恢复过来,扭头对莫雷斯问道。他还真问对了人,骑士领主不仅了解六月联盟的大部分高层人物,对这个馆长更是再熟悉不过。

“马克.维尔纳,联盟大图书馆的馆长,整个落日群岛最为博学的大师,”莫雷斯脸上泛出了几分得意,“我跟他学习过一年群岛历史。”

“哼,被篡改过的历史!”丹尼尔并不觉得这经历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对于这俩人时不时的争吵,卢卡早就习以为常,他不去管他们,把注意力重新放到泰勒的记忆中来。

泰勒把桌上的木头盒子,连同里面只剩下纯白的瓷片一起推了过去。

维尔纳拿起来看了看,不明所以的问道:“这是什么?”

“前往七号遗迹的官方探险队,几乎在那里全军覆没,最终只带出这么一小块东西。”泰勒这话大体上倒也没有问题,如果忽略掉那些黑色曲线的话。

“粗看只是一块瓷片,仅凭眼睛我没法立刻判断这东西的性质。”维尔纳谨慎的说。

泰勒点点头:“所以,我想请你把这瓷片带回去研究一下。”

停顿了一下,他又补充道:“不用着急,谨慎一点更好。”

你根本就知道,这东西已经研究不出什么结果了吧?卢卡一边旁观一边腹诽。

维尔纳收起瓷片,立刻起身:“那我赶紧回去了,你等我消息!”说完就一阵风似的出了门,完全不像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

泰勒似乎对维尔纳风风火火的做派见怪不怪,目送对方离开后,叫那个活动背景一样的虚影关上了门。

他重新走到窗前,夕阳已经有一半沉入里地平线之下。

泰勒向前伸出右手,食指的指尖上,一根黑色曲线蜿蜒向前。他轻轻甩了一下手指,那根曲线稳稳的停留在了空中。

门窗紧闭房间里并没有风,但那根曲线好像被微风吹动一样,缓缓摇曳着,飘荡到窗口。窗户上的玻璃并没能阻挡它的前进,曲线完全不受实体的限制,直冲夕阳而去。

泰勒又从手指上放出几条曲线,但这次,他似乎遇到了什么困难,皱着眉努力了半天,招出的曲线却比刚才那根颜色淡了很多,不再是深邃的黑色,而是淡淡的灰色。

“唉,力量还是太弱了。”泰勒坐回椅子里,摇头叹气。

这是没墨了?卢卡在旁边有些幸灾乐祸。

敲门声再次响起,正在烦闷的泰勒不耐烦的问道:“什么事!”

活动背景的声音答道:“阁下,莫雷斯领主和一个叫卢卡.莱斯特船长的在宫外求见,说是来完结探索六号遗迹的合约。”

泰勒的黑眼睛忽然亮了起来,他看了看指尖上褪成灰色的曲线,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让他们进来。”

不过一瞬间之后,他改变了主意:“不,等等。先去把他们打发走,随便用什么理由。”

随后,他从旁边的书桌上拿起纸币,开始奋笔疾书。

一般情况下,泰勒的四个秘书会负担所有的文字工作,可是此时,他并不打算假手他人。

卢卡凑过去看了一眼,就回头把莫雷斯拽过来一起看。

那是一份逮捕令,泰勒很快就书写完毕,签上了名字,并盖上联盟执政官的印章。

他叫来精锐卫队的队长,把命令交给他,然后吩咐道:“去军营带一个中队,今晚之前务必把莫雷斯抓来,他应该就在城里。”

那个队长看着这命令有些发晕:“阁下,要发布通缉令吗?”

“这个随你,我只要抓到人。对了,趁那些海盗不在的时候动手。”泰勒并不纠结这些细节。

卫队长还是有些犹豫:“阁下,莫雷斯领主的实力您是清楚的,一个普通中队怕是很难成功。”

泰勒考虑了一下,从桌上拿起镇纸,那是一个纯金的牡鹿雕塑。他背过身,在卫队长的视线之外伸出手,覆盖在镇纸上。几条灰色曲线缠绕上来,很快,镇纸的金色就褪成了灰色,就连原先流畅的外形也已经看不出来,完全变成了一块硬梆梆的沉重石头。

“把这个放在马车里,如果莫雷斯反抗,就驾车到附近,你会有机会制服他的。”泰勒的嘴边挂着诡异的微笑。

“是!”卫队长接过石头转身离去,虽然他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也不明白泰勒为什么要向海洋骑士动手,但作为一个贴身护卫,“不多嘴”是最基本的职业操守。

泰勒又拿出一张纸,这次是带着金色暗纹的联盟执政官专用信笺,很快便写好了寄给卢卡的那封信,并装在信封里用火漆封好。

“交给落日快递,让他们今天午夜之前送到。”他对活动背景说道。

“这解释了一些事情,不过,那个控制泰勒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卢卡坐在桌子上问道,他走了一路又站了这么久,早就感觉大腿酸痛,既然泰勒的记忆看不见自己,就大咧咧的坐在桌子上揉起了腿。

但是,泰勒这次从他身边走过,却忽然停住,转过身来正对着卢卡。

微笑再次出现在他的嘴角,泰勒用近乎耳语的声音说道:“原来你们在这里。”

“是啊,来好久了。”卢卡开始并没有意识到,对方是在跟自己说话,只是顺着话茬随便接了一句。

下一秒钟,他瞪大了眼睛:“你不是看不见我吗?”

“记忆是看不见你的,但是我现在并不是记忆。”泰勒并没有立刻发难,而是缓缓走回自己的椅子,坐了下去。

在坐稳的一瞬间,整个房间的开始晃动起来,墙壁、地板、家具都被外面那些闪着淡金色微光的晶体替代,经过一番重新排列组合,用一种完全不同的面目重新出现。

西昌市人民医院
福建省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江西专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潍坊治疗龟头炎医院
江西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