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绝世剑魔 第三百七十七章 空手断白刃

2020-01-14 10:51: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世剑魔 第三百七十七章 空手断白刃

冷霄城失守了,攻城的人,正是十星番的人。虽然早有预料,但江余听到这个消息后,还是觉得有些意外,因为就算神武宗抽调了大批的人走,以十星番的实力,想攻下一城,必要付出足够的代价才行。十星番是哪里来的勇气,竟然敢做这样的事情。如果说单纯是为了上次韩文闯突袭十星番而报复的话,那只能说十星番太过鲁莽了。

荒州大陆,就面积闻言,大概是雪漫大陆的十倍有余,但荒州的中部和东侧,大部分都是沼泽,密林地带,几乎是没人居住的。荒州的人口,也几乎都集中在西部,占整个荒州差不多两三成面积的地方,荒州上历代的王朝更迭,也都是在这里。三王院和五蕴道如今争的地盘,也是这里。而神武宗所占据的沿海城市,也几乎都集中在西部和北部一部分的沿海地区。牧云城,差不多是七个城之中排在最北面的一个。被突袭的冷霄城,则是最南端的城市,就距离而言,与牧云城差不多有数千里的距离。可以说很远的,但对修士来说,这点距离,根本不算什么。

江余立即临时召开城会。把城内所有的要人,全都集中到了议政厅,商议对策。

江余带着红柔来到议政厅的时候,发觉人几乎都到齐了,毕竟发生这样大的事,就算江余不召集,他们也会自发过来的。

江余刚坐稳,左执事立即就递上来详细的呈报,江余仔细看了一遍后,而后让红柔将呈报转交给在场的所有人,都看了一遍。

那呈报上的字不多,写的内容也简单,只道昨日十星番攻击冷霄城,六个时辰,冷霄城陷落,韩文闯被俘,守军大部分溃散。

“你们怎么想?”江余问向下面的那些执事。

那些执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齐声道:“听城主示下。”

听到这样的话,江余眉头一皱,道:“什么都我来出主意,你们这执事当的可真悠闲。”

一句话,吓得众多执事皆是伏地而拜。

“左执事,你是管理守备,你有发言权,你说。”江余问道。

左执事缓缓站起来,想了想,道:“我觉得城主没必要为这件事情大惊小怪。据我所知,以十星番的实力,若想攻陷一城,必要付出高昂的代价,即便他们攻陷了冷霄城,未来怕是也没余力再发动进攻,城主大可以高枕无忧。”

“你们也这么想么?”江余看着其他的执事,那些人都纷纷点头。

“十星番也许是为了报复,即便他们有余力,怕是也轮不到我们牧云城。”站在江余身侧的梁总管这般说道。

江余听着他们说,冷笑了一声,道:“你们就没从那战报之中,看出点什么么?”

众多执事你看我我看你,不解其意。江余看着左执事,道:“左执事,据你所知,冷霄城战力如何?”

“这……”左执事想了想,却完全回答不出来。

“柔儿,和他们说说。”江余对着身边的红柔说道。红柔会议,转身道:“冷霄城常备守军七万,韩文闯麾下更有亲卫死士三千。虽经圣坛抽调,论战力,仍胜过我牧云城。”

江余听到这里,对左执事道:“以你眼中的十星番的实力,若是攻击牧云城,你练六个时辰都守不住么?”

“这……”左执事愣了,他心说以他麾下的人,若是十星番的人来攻,别说六个时辰,就是六天也攻不进来的。

见左执事和其他人惊愕的样子,江余继续问左执事道:“在牧云城附近的十星番众,他们有南迁的迹象么?”

左执事连忙摇头。江余笑道:“这不就是了,十星番没有集中全力,便能在六个时辰内,攻破冷霄城,这说明了什么?他韩文闯又不是泥捏的,会那么容易就被人给灭了捉了?”江余很清楚韩文闯的性格,那是个死打硬拼的主,才不会那么容易就投降的。

梁总管听了这话,倒吸了口冷气,道:“难道说有外力支援?”别人不清楚,梁总管很清楚十星番最近在招兵买马的事,可是就算仙谷再怎么诱人,短期内也不可能让十星番的战力提高那么多,提高到敢于攻城。

梁总管的一句话,众人无不惊骇。其实人人心里都有想过,那就是渠国的长生苑,还有不修宫,会不会派人到荒州这边来,如今在江余的分析下,很明显,他们真的派人过来了。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十星番和长生苑或不修宫合作,那简直是不能再顺理成章的事了。他们的到来,必然在荒州引起巨大的风暴。

江余看了看他们,道:“不管是长生苑也好,还是不修宫也好。各位觉得,如果他们打了过来,我们扛得住么?或者说,圣坛会派人来支援我们么?”

众人闻言,面面相觑。其实大家都清楚晋国和渠国之间的战争,现在正处在白热化状态,晋国和神武宗是节节抗击,又节节败退。一个人恨不得当两个人用,似牧云城这样的海外城市,神武宗有很多,基本不可能派人过来支援,甚至连原本抽调走的人,也不会给送回来。

还在商议的时候,外面又有信使送消息回来,消息直接呈送到江余手中。江余看了那呈报,恼恨的将那呈报丢在了地上。

梁总管觉得奇怪,便将那呈报捡起来,看了一眼,也吓了一跳。

那呈报上写的消息是,十星番攻克冷霄城后,屠灭了七十余万人。所有神武宗的信众,所有和神武宗有关系的人,所有过去和十星番有过节的人,几乎尽数被杀。

其实原本在江余的心里,对十星番还是有一些期待的,即便十星番是凭借外力,如果能一举统一荒州,取代神武宗在荒州的存在,若有那么一天,江余也会愿意让出牧云城。原因便是,江余从沈希,还有袁平这些有志之士的身上,看到了荒州的希望。可是这样的消息传来,如何不让人心寒齿寒。

十星番和神武宗是一丘之貉!

神武宗在荒州的人,虽然很多人都该死,但一城之内,最多也就几百人而已,绝对没有七十万这么多,毕竟许多人为神武宗服务,或是为了生计,或是被迫的,如果为了生存,或者被迫为神武宗服务都该死的话,十星番真的横扫整个荒州的话,还不知道会带来多少的腥风血雨。

江余扶额不语,心中对十星番可以说是失望之极。

梁总管已经将那呈报,给在场的其他人,也都看了。那些人看了,个个惊惧,吓得面如土色,尤其是那些富户望族,可以说他们没有一家不是和神武宗有密切关系的,如果按照冷霄城的发生的事情来看的话,他们也一个都活不了。

“你们若没有什么可说的,就先散了吧!改日再议!”江余一拂袖,带着红柔离开。他清楚,就现在这种气氛,估计也议论不出什么结果来。

江余返回府中休息,战报却如同雪片一样的飞来,不止是冷霄城,战火从南面燃起,不过是三天之内,五蕴道在南方的十一座大城,尽数陷落。落城后,和冷霄城一样,十星番又杀了许多的和五蕴道有关的人。

荒州,面临前所未有的风暴!包括江余在内,所有的城主几乎都向圣坛发出了求救的文书,可除了江余以外,其他人都没有收到回复。而江余收到的回复,是圣坛提升江余等级至一等执令,总领荒州,节制诸城,任务是剿灭十星番。话说的漂亮,可是没给一兵一卒。

看着那文书,江余可以说是哭笑不得,心说就现在这种情况,自己的命令,其他的城主能听才是见鬼,而且以各城的实力,人员分散,都为自保,又有谁会真的出力呢。

风暴临头,江余也只能做自己能做的全部。这一日午后,江余方才用过午饭,红柔便匆匆寻来。

红柔来到江余身侧,道:“主人,袁平来了,还有两个不认识的。”

“果然来了。”江余知道十星番来找自己是迟早的事,所以他早有预料。

江余在红柔的带领下,来到院落之中,就见已有三人在那里等待。两个坐着的,一个站着的。这一回,站着的人,竟是袁平。坐着的两个人,其中的一个,个子不高,留着白色短发,背后背着一口几乎快比他高的长剑。看样貌,还不到二十岁的样子。而另外一个,则身披大氅,看上去有四五十岁,可谓威风凛凛,一看就知道不是个小角色。

“柔儿,你先下去吧。”江余对红柔点点头,红柔会意,知道江余的意思是形式有些紧急,让魅儿他们赶快把挪移法阵什么的都关了,免得被人发现。

见江余到来,袁平率先迎了过来,拉着江余到那二人面前,给江余介绍。原来那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正是十星番的番主,至于名讳江余却无从得知。

“荣幸。”江余只说了这两个字,而后对那人拱拱手而已。十星番的番主,一直隐藏于黑暗之中,没人知晓他的来历和身份,江余能见到他,当然要说荣幸二字。而此时十星番番主的面孔,江余一眼看过去,也知道是假的,江余当然也不会点破。

“这位是……”袁平刚要介绍那个白色短发的少年,那少年一摆手,道:“不用你介绍,我只会用剑说话。”

那人说话的声音一出来,江余就是一怔,因为那人看上去除了头发是白的以外,容颜完全是个二十岁不到的少年,可是声音,却苍老的如同**十岁的老者。

“我听说你打赢了魏剑刑,有这回事么?”那白发少年站起身来问道。

听闻这话,江余淡淡一笑,道:“魏前辈相让而已。”

白发少年听到这话,冷哼一声道:“魏剑刑何等样人,剑道争锋,怎会相让,胜就是胜,败就是败。”

“那就算是赢了。”江余笑了笑道。江余的话音方落,就见冷光一道,那白发少年竟然拔剑相向,一剑就斩了过来,这一剑又快又狠,又精准无比,如果江余没任何反应的话,怕是胳膊就被直接斩断了。

电光火石的瞬间,那白发少年在江余身侧错身而过,便听喀嚓一声,一截断剑,落在江余的脚下。

空手断白刃!

江余的这一手,在场的另外三人,无不惊讶,就是十星番的番主看了,也眉头一皱,虽没说什么,心中却也是暗暗称奇。

而那白发少年,更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一招下去,手里的宝剑竟然断了。他的这口剑,可是宝物。伴随他经历大小战无数,别说折断,就算是一点点的缺口都没有。若说有人能空手折断他的剑,这白发少年怕是要笑死,可是如今他笑不出来,因为这事真的发生了,方才他一剑斩向江余的时候,没感觉江余有什么大的动作,似乎只是手指动了动,他便觉得自己手上的剑轻了不少,而后手里就只剩断剑一把了。

断了别人剑的江余,微微一笑,道:“对不住,我只是一时难以自制。”江余出手如电,对剑技的掌握,更是炉火纯青,根本就不可能有不能自制的说法。江余清楚这是对方想给自己一个下马威而已,自己又何必客气,索性给对方一个教训再说。

“你……”白发少年已经清楚,江余不是个善茬,毕竟这一手断剑的本事他就没有。若真的在这里和江余打起来,他讨不到任何的便宜。毕竟这里还是江余的地盘,他眼眸发狠了几次,心里十分不服,但最终还是忍耐了下来。

“江城主果然技艺卓绝,厉害!”十星番的番主赞叹道。

“不敢,雕虫小技而已。”江余看了看十星番的番主,道:“番主既然大驾光临,那必然是有指教的,江余愿意洗耳恭听一番。”

十星番番主站起身来,淡淡一笑,道:“那我就不绕弯子了,如今这荒州的大势,江城主想必应该很清楚了,神武宗已经无暇顾及荒州,而我十星番重整荒州,也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江城主聪明睿智,应当知道该如何做才是。”

傻瓜也听的出来,十星番番主这一番话,是来劝降的。江余闻言不语,就听那番主继续道:“我也不妨告诉江城主,欧阳麟等人,一共三个城的城主,都已经主动和我们联络过了,愿意归降我十星番。江城主,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们十星番看中江城主你是个人才,若肯归顺,在我们十星番之中,也必有江城主你的一份地位。”

江余听了这话,呵呵一笑,道:“若想我归顺的话,也容易啊。两个条件就可以。”

“江城主尽管提。”十星番番主笑着说道。他心中猜测,或许江余是想要一点在十星番之内的地位,可是不管要什么地位,也始终是比自己小的。

江余听了,道:“很简单,第一,我归属神武宗的时候说的清楚,并非是臣服神武宗,只是替他们做事而已。如今若要我归顺十星番,也当照此办理,并且牧云城依旧由我来管辖,十星番不得过问。第二,我十星番停止屠城的行为,不要再祸及无辜。”

“这……”听到江余提出的两个要求,十星番的番主面露为难之色。而就听那白发少年道:“神武宗无道,教众助纣为虐,是死有余辜,你有什么资格要求我们免了他们的罪?”

“这就是十星番的最终态度么?”江余看了看那白发少年,又回头看了看十星番的番主。那番主叹了口气,道:“江城主,你的两个条件都过分了,恕我不能接受。”

眼见僵局,最急的是袁平,他上前一步,对江余道:“江兄弟,我们都知道,你并非是对神武宗忠心的人,何苦和他们一道陪葬。大家都是有共同敌人的人,江兄弟何不加入我们,我们一道推翻神武宗的统治,重建荒州,这有什么不好的?如今番主大驾光临,还有不修宫的白长老一同,已经足见我十星番对江兄弟你的重视。怎么样,过来吧!”

听到袁平的话,江余冷笑,道:“推翻了神武宗,又来一个神武宗,有什么意义么?”

“江兄弟,你……”袁平眉头一皱,回头看看十星番的番主。十星番的番主叹了口气,道:“江城主,把我们和神武宗相提并论,是错误的。”

江余闻言,道:“有什么差别么?神武宗不仁,屠戮荒州,如今十星番所做的事,和他们有什么差别。换了名义的屠杀,就不是屠杀了么?十星番不过是方才翻身而已,便做如此的事,当真是让人齿寒。”

江余的一席话,说的那三人无言可对。十星番的番主和那白发少年,俨然已经很是生气。而袁平则低着头,似乎在反思着什么。

尴尬许久,十星番的番主站起身来,道:“既然江城主不愿归降,那我们也就没什么话好讲了。只是兵临城下之时,江城主可莫要后悔,机会也仅此一次。”

“不送。”江余袍袖一挥,背过身去,见江余决心已下,十星番番主和袁平,还有那白发的少年,也只得无奈离去。

三人刚走,强转角处走出一人,正是苏羽儿,苏羽儿今天还没去云无仙境,从从红柔那边听到消息,害怕江余吃亏,所以便急匆匆的来了,只是一直躲着,江余和那三人说的话,她都听的真切。

“夫君……”苏羽儿走过来,握着江余的手。却没多说别的。苏羽儿完全可以理解江余的做法,她是丹士,虽然师从圣师,却有悲悯众生之心,十星番如此屠戮黎庶,也是她不能接受的。

“我没事。”江余对苏羽儿笑了笑,不管有多大的苦难,江余都不愿意将自己的负面情绪,传染给自己身边的人,尤其是自己心爱的女子。

江余想了想,问苏羽儿道:“羽儿,我是不是任性了?”

苏羽儿还未回答,就听院落之中有个苍老的声音道:“年轻人任性的好。”

合肥长淮中医医院治病怎么样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长春银屑病怎么治疗好
青岛专门治白癜风医院
海口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