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亡灵阶梯 第1005章 什么任务

2020-01-13 22:46: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亡灵阶梯 第1005章 什么任务

其实瑟恩希尔根本看都没看阿兰黛儿一眼,说实话,能找到一个,配上这个美艳绝伦的王,非常非常的难。如果是他的宝贝儿子找老婆,还不更难上加难。不要说低等级的女精灵,就算公主也算个什么,能配上他儿子的只有仙女了。

可怜的艾莱拉斯,继续跟着他的爹单着吧。有时想想,太坚持一件事,好似并不是好事,真的碰到了,还是放轻松的好。但这话,说得容易,做起来难。

午饭时间快到时,程千寻又出去找东西吃,这次在湖边打了一只鸟,总算可以吃肉了。胃口小,吃不了那么多,剩下的也不能带回去,也就带到阿兰黛儿原先住的房子里,用碗装好,还用一个盆子倒扣上。

回去躺在床上,阿兰黛儿就看着她象鸟一般的飞出去、飞进来,默默无声地继续擦着、做着各种武器。

可怜的阿兰黛儿,虽然回来了,可整天窝在这房里,再下去要心理阴影了。

想了想后,她懒洋洋地起身:“一起出去走走,带上箭,去马厩。”

骑上马,阿兰黛儿好似回到了状态,兴奋不已地策马扬鞭,恨不得将整个树林和草原都跑一个遍。而她可惨了,原本就不是很会骑马,一路上颠得屁股疼,暗暗骂着自己做什么好人,今晚两条大腿一定要酸了。

树林里,阿兰黛儿躺在一处干草堆上,而她则靠在树干上。马儿悠闲地在一旁啃着嫩草。

“程~”阿兰黛儿问:“神域是什么样子的,那里也会有地位等级吗?”

说是天国众生平等,如果平等。何来天使等级划分?她悠悠道:“当然有,任何地方,只要生灵有强弱、有聪明和愚钝,都会有等级,除非所有的生灵都是一模一样的。兽族如此,人类如此,精灵族也是如此。大同小异,唯一不同的是,最高层能放多少福利给底层的。做的好的。机会均等,待遇差不多。反之就是,两极分化,贵族锦衣玉食;底层猪头不如。”

阿兰黛儿若有所思后。不禁赞叹:“程。听上去你懂得很多,⑧,是不是去过很多地方?”

不止去过很多地方,还去过很多不同的时代。从五六千年的苏美尔文明、到未来;在中世纪差点没烧死,还被异形生物追杀,这一层层阶梯到底要选出什么样的测试者来呢?如果冥界的阶梯为了就是取乐之余,挑选出能协助冥王打赌成功的人;那么天界真的是在认认真真的挑选合格的测试者,用来完成更大的赌局,是拿三界所有生灵的生命作为赌注的赌局。

“程。程!”阿兰黛儿唤醒了她。

她分神了,笑了笑:“无论在什么地方。随遇而安。能发展,往上爬固然好,没这个能力的,平平安安就行了,只要活着就行了。”

活着,活下去,成了这辈子最大的奢望。一次次在死人堆里爬过,一次次的看到了却不能接受的感情,什么都是浮云,只要活着,活着就行。

“可活得痛苦,为什么还要活着?”阿兰黛儿的话也算不上年轻人的赌气,现在的情况就应该很活得痛苦。王的不待见、同类的排挤嘲笑,天天都会感觉如履薄冰,有人在背后说话可能也会感觉是在议论这事。

她笑了:“那是你还没知道生命的美好,活着,就能听到、看到,有东西吃,有酒喝。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可能死了后还不能得到永远的安息。活着真是太好!”显然这话并不能让阿兰黛儿明白,不要紧,慢慢去明白,最好这辈子都不要明白。要明白这些简单而深刻的道理,需要经历太多痛苦,太多了。

躺在树干上,看着灰蒙蒙的天,这里的天被巨大的自然之树所遮挡,永远都是灰蒙蒙、暗暗的。遮天蔽日真适合对这棵树的形容。好舒服,真想永远这样躺着,困了闭上眼睛,睁开眼睛时觉得自己还活着。。。

突然有个声音响起,但显然不是阿兰黛儿,或者其他人的。。。这声音一响起,她就知道是谁。。。任务来了。。。“树将枯萎。。。”

然后呢,然后呢。。。她猛地坐了起来,等待着,可半天还没有进一步的消息。

“树将枯萎”就这个,这是什么意思?神呀,就不能说明白一点,不让她猜呀?这算哪门子的任务?

树将枯萎,树将枯萎,是密林的树碰到病虫害枯萎了吗,还是。。。她慢慢扬起了头,瞳孔顿时缩小了。。。一直往上、再往上、树枝层层叠叠,一直往上五十公里处,才真正到达了树顶。。。整个星球上长着一棵巨大的树,是十万年前精灵族抵达这里时带来的。它一直在不停的长大,这棵树如此的巨大,几乎遮住了这个星球的一半面积。。。

马如风一般的穿过精灵族大门,“的啦的啦”马蹄敲击在旱桥上。而后面是阿兰黛儿一边追一边喊:“程,等等我,等等我呀。”

到了院子里,程千寻坐在马上就问守卫:“陛下在什么地方?”

一个守卫回答:“在后面的露台上,宴请各位领主。需不需要通报一下?”

懒得说什么,她直接就一跃而起,也不管此时的动作是不是让守卫看直了眼。直接往上飞,宴请的露台在半空。

精灵族的宴请其实没什么花样,吃的东西永远是素的,不是凉拌就是直接扒拉下叶子嚼了,最多水里抄一下。吃的东西不多,那也只有音乐和歌舞、聊天和游戏。

正好瑟恩希尔和几个领主在比赛射箭,随手扔出去一块专门的草垫,用箭射,射中即为赢了,输了要喝酒,比的是速度和眼力。

瑟恩希尔轮到了,拿起了弓箭等待着。

“好了吗?”一个负责裁判的精灵喊道。

“好!”瑟恩希尔话刚一出,这个精灵就对着前面扔出了一块两个巴掌长款的草垫。

“噔~”箭随声而出,但和以往不同的是,前面猛然一花,从下面跃起一条人影。

不光是瑟恩希尔,其他人也大惊,有人还惊叫了起来。未完待续。

社旗县人民医院
同济大学附属口腔医院
常州治疗卵巢炎方法
深圳那个妇科医院好些
江门重点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