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梧桐】惊悚离奇三生梦(小说)

2019-09-14 08:37: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这天是星期日,郭冷由于心情不佳懒得出去,一个人呆在出租屋里倍感无聊,便逗引他收养的一头黑猫咪玩耍。玩了一会觉得好没意思,就斜倚着沙发想心事……
没过多大会儿,郭冷突然产生了去野外郊游的冲动。他正准备走出房门的时候,说来也怪,一向喜欢独来独往的黑猫咪竟然有要和主人一起出去的意思,郭冷看到猫咪要跟自己出来忙抬脚把它撵回屋里,可没等他转身关门,猫咪又跟了上来,郭冷又忙把它撵回,来回几次,郭冷大怒,一使劲把猫咪狠狠踢回屋里,“咣当”关了屋门,扬长而去。
郭冷漫无目的溜溜达达,很快来到一处人迹罕至的荒山野岭,顺着似有似无的羊肠小道一路行走,他进入了更加阴森荒芜的丘陵腹地,放眼望去,只见几株稀疏的大古树映衬着一簇簇繁茂浓密的灌木和一块块黝黑的巨石显得非常荒凉而惊悚,满地野草沙沙作响,似乎里边隐藏着若干悲悲切切呜咽哭泣的妇人一般。
郭冷瘆得浑身起鸡皮疙瘩,在草丛中深一脚浅一脚边走边战战兢兢四处打量。这时,他发现前面有个很大的水坑,便打算过去洗把脸提提精神,嘿,水坑边一只脸盆大的乌龟懒洋洋的趴在那儿晒着太阳,对郭冷愈来愈近的脚步声无动于衷。
看到乌龟圆溜溜的滑稽形象,郭冷紧张压抑的心情放松了些许,为了缓解绷紧的神经,郭冷就捏着声音模仿小品里的台词冲乌龟说道:“小样!你以为穿个马甲出来,我就不认识你啦?”谁知郭冷的话音刚落,就听乌龟用气愤的语气回道:“你个混蛋玩意,谁穿马甲啦?我他妈生下来就是这个样子!”只这一声,郭冷简直把魂都吓丢了,当时便尿湿了裤子,心里想跑可两条腿似有千斤之重。
足足憋了有半分钟,急躁了满身大汗,两腿总算有了知觉,此时此刻郭冷哪里还顾得分辨路线,撒腿就跑。
一路狂奔,郭冷浑身的衣服被荆棘刮擦的千孔百疮,形象狼狈至极。还好,他打老远就看到前方不远处一片齐膝深的白茅草从中有位年青人模样的身影,似乎在那儿闲庭信步般欣赏风景呢,郭冷像抓到了救命稻草径直飞奔而去。来到近前,郭冷上气不接下气对年青人说道:“兄弟、兄弟,快、快走,不、不好了,有妖精!”年青人面无表情,神色异常冷傲的问道:“哪里有妖精?是个什么样的妖精?”郭冷仗着这年轻小伙子壮胆,稍愣了一会,心情也平静了许多,便一五一十把刚才乌龟搭话的情形描述一遍。
年青人紧皱了一下眉又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应该不会呀,我在这儿修炼了好几百年可从没见过这只大乌龟呀?”这位的余音未落,郭冷的脊梁沟早“嗖”地冒出一股凉气,上下牙只打架,“妈呀”一声拔腿便跑,边跑边岔了声音的嚎叫:“鬼!鬼!鬼!”年青人见状,声音颤巍巍的冲着远去的郭冷大声问道:“喂、喂!你甭光顾着自个跑呀?快告诉我哪里有鬼!求你快告诉我……”
郭冷惊惧的亡魂皆冒,叉开双腿玩了命的飞奔。经过一片烂石滩,郭冷放慢了脚步,他无意间看到两只兔子端坐在一块青石上瞪着血红的眼睛正瞅着自己,郭冷大感奇怪,便上气不接下气的随口念叨道:“诶!这一阵老子的魂都给吓掉了,没想到生性胆小的兔子今天一反常态,竟然连人都不害怕了呢?”郭冷刚说完,就见其中一只兔子满脸鄙视的神情对另一只说道:“这孙子咋啦?吓得慌慌张张的熊样子,都说我们兔子胆小,这家伙还不如咱哩!嘻、嘻、嘻。”先前的两次惊吓已然让郭冷的精神承受能力达到了极限,这回他是彻底崩溃了,还没等兔子们讲完早把魂魄吓出了窍,两腿一软“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不知过了多久,郭冷终于苏醒过来。他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铺着干草的土炕上,惊诧之余,郭冷一骨碌坐起,他打量一下房屋的结构,判断应该是山中猎户搭建的木屋,心情霎时放松起来。
他走下炕来,正打算出去看看,突然,隐约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郭冷急忙走近小窗口顺着声音望去,这一看不打紧,郭冷的汗毛立马竖了起来,就感到两股战战血压上升,大脑嗡嗡作响——只见不远处灌木丛分开,直愣愣走出一个面如死灰、形容枯槁仅穿一条破短裤的瘦长大汉,这大汉状如乞丐浑身脏兮兮的不堪入目,他眉头紧锁动作呆滞,在他身后紧跟着一只肥硕凶猛的褐黄色大老虎。
郭冷虽然吓的要死但头脑的思维还是正常的,他立刻猜测到,走在前面的大汉便是人们传说中的为虎作伥的伥鬼无疑。事情明摆着,作了伥鬼的大汉把他弄回来就是打算喊老虎来解馋的。
郭冷强打精神准备趁早夺门而出,一拉屋门才发现,门已经被大汉从外面给拴死了,郭冷暗叫一声:“完了”这精气神当时泄个一干二净,两腿一哆嗦就瘫倒在地……
迷迷糊糊中,郭冷觉得周身酸痛、胸口发闷,勉强睁开双眼,才明白自己其实是一个倒卧破床苟延残喘的老太监,因为不久前换了朝代,废除了帝制,自己被赶出皇宫无家可归,凄凄惶惶拖着羸弱的病身子寄居在一远房表亲的马棚里。
郭冷觉得饥渴难耐,打算下床找口水喝,谁知一挪动身子便感到眼冒金星浑身疼痛没有半点力气,他喘了一会气,把身体往床头蠕动了一下,用尽力气稍微把头抬起打量了一下屋子,看到整个房间除了睡的这张吱吱作响的破木床,就剩下一张靠墙而立的三条腿桌子,桌子上放着一个掉了把的白瓷茶壶和一大一小两个黑瓷碗,除此之外一无所有。
长叹了一声,郭冷的心里涌起无限凄楚,自己似乎从十多岁入宫,后来混到内务总管,可以说风风光光了几十年,不成想最终却落得个如此悲惨的下场。
这里郭冷正自怨自艾暗暗垂泪,突然听到窸窸窣窣的声响,循声望去,见一头大白狗口里叨着个甜瓜径直来到自个的床前,郭冷吓一跳,以为白狗来咬他呢。可万没想到白狗来到床前,一仰脖子却把甜瓜放到床沿,然后口吐人言:“恩公,我是个畜牲没有能力做其它大事情,请您吃下这甜瓜暂时解解饥渴吧。”
郭冷浑身一抖,激灵灵打个冷颤,哆哆嗦嗦极其诧异的问道:“你是一只狗,却为什么称我恩公呢?”白狗道:“我前世原是个夭折的婴儿被人抛弃于荒野,多亏您用泥土和石块把我掩埋,才让我尸骨完好不至于被野物吞食。后来,执掌生死的判官告诉阎罗王,说我并没修行到转世成人的时机,还必须经过做狗做猫的两世轮回考验。今生我虽然投生为犬,但您的恩情,却已经铭记于心。这之前您身居皇宫安享富贵,我没办法接近,现在看到您一个人孤苦伶仃而且重病缠身,所以便跑来照顾您一下。”
听此一说,郭冷霎时悲从心来,不禁泪流满面,真是心潮翻涌感慨良多,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十来岁去山上放牛,半认真、半玩耍的掩埋了一具死婴,他托生为狗竟然还能记得来报恩,的确让人难以置信。想自己作内务总管那时节,也曾帮衬了不少亲戚本家,可如今一看到大势已去,便人人唯恐避之不及,全部逃的无影无踪,嗨,人啊有时做事还不如一只畜牲。
郭冷越想越伤感,心底更加酸楚。忽然一阵胸闷,就觉得五内难受异常,须臾这种痛苦竟然似乎一下消失,身体好像变得轻松起来,不过大脑的意识却像睡感袭来般渐渐模糊朦胧。显然这就是他临终前的回光返照。
弥留之际,郭冷分明听到白狗哀哀切切的念叨:“恩公,您怎么走的如此快呀,我还没有报答完您的恩情啊。唉,看来只有等下辈子投生为猫再去报答与您啦。”
……
坐在沙发上的郭冷头脑昏昏沉沉,突然感到胳膊被谁狠狠挠了一下,疼的他身子一激灵豁然醒来,却是南柯一梦,看到小猫咪站在沙发扶手上喵喵直叫唤,郭冷瞅瞅自己胳膊上的挠痕,又看看小猫咪,不要问就是这家伙把他给抓挠醒的。“可恶”郭冷骂了一声,起身正打算去打它,突然闻到一股浓浓的液化气臭味,郭冷立刻意识到了什么,忙以最快的速度冲到灶具前关上液化气阀门。原来,他早晨烧完开水只旋上了灶具的开关却没有关液化气钢瓶的阀门,输气软管因为老化而发生了泄漏。倘若不是猫咪把他挠醒,后果真不敢设想,郭冷这心后怕的砰砰直跳。
郭冷喝了几口茶水心情平复下来,联想起刚才的噩梦,暗自思忖:“难道猫咪真是梦里的黑狗?而黑狗又是那个死婴转世?果真如此的话,那么乌龟、青年人、兔子说不定就是没吃到死婴的动物,也许是因为自己掩埋了死婴致使它们失去了一顿美食,它们怀恨在心而吓唬自己一下作为报复,即便真如推测,那个伥鬼又是什么东西呢?”
郭冷怯怯的瞅了黑猫一眼,心里即感激又有一种怪怪的无法言表的畏惧袭上心头。

共 20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人生就是一部修行的篇章,作善作恶皆随本性,终得一个“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循环。正如文中提到,孩儿变狗变猫转为人,这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而已然为人的人们却不珍惜这来之不易的今生今世,怎么会不像伥鬼一样为虎作伥、鱼肉同族同类呢?伥鬼就是自身的影子,自欺欺人、自行灭亡,自作孽不可活。劝解人们不要一味吃喝玩睡,适当时可以亲近自然,户外走一走,不然,闷在家里煤气灌死未可不知哦!很好的文章,推荐!期待更多精彩呈现!【编辑:星月梦阳】
1 楼 文友: 2016-06-06 15: 4:42 人生,亦鬼亦邪念。本由心生,做人做事勿到极处,三生三世一轮回,总会再次相遇。
回复1 楼 文友: 2016-06-07 07:55: 9 谢谢编辑的点评。即颂编祺。
2 楼 文友: 2016-06-08 17:49:56 善垩分明,人道修远,很有寓意的小说,问好一流兄
回复2 楼 文友: 2016-06-09 21:2 :19 多谢甲申兄关注。此颂暑祺。小孩经常流鼻血怎么回事
小孩小便黄
孩子中暑症状
宝宝流鼻血怎么处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