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丹武至尊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得罪纨绔

2020-01-13 19:28: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丹武至尊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得罪纨绔

这人实际上心里已经差不多信了,只是一下子拿出三十万中品元石,却只换来一张纸,让得他有些本能的肉痛罢了。

不过,他也知道,按照赏金擂台的规矩,他现在就应该走了。如果回去试验发现这单子不行的话,到时候他再回来投诉就是。

当下,这人也不再耽搁,带着单子,连忙走了。

“到底是总擂主啊!”

黄逸看到那人去而复返,而且乖乖交出了三十万中品元石,内心对于苏寒也是佩服不已。

“总擂主一笔悬赏任务,那收入够我忙活好几天的了,这就是差距啊。”

“也不知道这总擂主,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奇才,这么年轻,却比我们这些老家伙都牛逼。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那些丹道擂台的分擂主们,纷纷艳羡不已。

这么一天下来,苏寒就有三十万入账。再加上下面那些分擂主的提成,苏寒这一天赫然都有将近五十万收入了。

两天下来就有六十万入账,不得不让苏寒感叹这赏金擂台赚钱的快速。六十万中品元石,换算成下品元石,就是六亿。

这些钱对苏寒来说倒不是什么巨款,但重点是,这是苏寒压根就没动什么脑子,只是在擂台上坐了两天,就赚来的。

这钱来得也太轻松了,连苏寒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这还是前两天,很多人都持观望态度。接下来的每一天,只会比前一天更热闹,出现更多级别高的悬赏。

第三天,苏寒手里的钱,加起来已经超过一百万。

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第七天,收入都在五十万左右。

艘地科仇方后术陌冷敌岗不

这样一来,苏寒手里已经累积了三百万中品元石了。

就在第八天,赏金擂台的热度,又达到了一个新的高潮。那些把手里的疑难任务藏着掖着的人,纷纷都放弃了观望,加入到排队的大军之中。

各个擂台接到的四级任务数量,在这一天也是明显增加。

“苏总擂主,这个任务,陈相远大师那边已经看过了,不过陈大师说他没有什么头绪,所以推荐到你这边来解决。”

一名综合领域的分擂主,带着一个赏金任务发布者,来到苏寒这边的擂台。

“你就是苏寒?本少已经听说了,你在总擂主选拔的时候,成绩很逆天嘛。不过,看你这样子,好像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年纪跟本少差不多,你确定这问题你能解决?”

这人,显然是那种纨绔子弟,不但态度傲慢,而且说话完全没有教养。

苏寒瞥了这人一眼,对那名分擂主道:“连陈大师都没有头绪?你确定么?”

孙远远远独后察由月地孙秘

“哼,陈大师那边是完全没指望了,他看了半天,连个屁都没看出来。不过他却大力推荐本少到你的擂台这边来。本少就纳闷了,你是给陈大师灌了迷魂汤?还是说你是他的私生子什么的?”

那纨绔子弟哈哈一笑,面露得色,显然觉得自己说的这个笑话,很有意思。

孙不科地独后学由阳故指地

孙不科地独后学由阳故指地“总擂主一笔悬赏任务,那收入够我忙活好几天的了,这就是差距啊。”

苏寒面色淡漠:“阁下是来发布任务的?还是来找事的?”

那纨绔子弟耸耸肩:“这点玩笑都开不起?好了好了,算本少爷口误,那你小子给看看吧,到底本少爷这件破损的王器法宝,还能不能修复呢?”

那纨绔子弟一愣:“什么意思?”

“我的擂台,不接待你。”苏寒对这种纨绔子弟,还真没什么好感。

如果他好言好语来求助的话,苏寒并不介意接下他的任务。但他满嘴污言乱语,苏寒自然不会吃他这一套。

见到苏寒这个态度,那纨绔子弟顿时当场毛了:“靠!小子,本少爷是给你面子,才到你的擂台来。你以为你算个屁啊?在银月城,还没有敢当众跟本少爷顶撞的,莫非你想开这个先河不成?”

“滚!”

苏寒言简意赅的一个字,却裹挟着一股雷霆万钧般的气势,如同金石碰撞一般,整个赏金擂台四周,顿时为之一震!

见到这边有动静,主办方的人立刻跑了过来维持秩序。

那纨绔子弟眉目不善,见到主办方的人过来,立刻伸出食指,点着苏寒:“这小子竟敢当众顶撞我,你们怎么说吧?”

那主办方的人连忙上前阻止道:“冯少爷,这里是赏金擂台,还请保持冷静。”

“我冷静个屁啊?你们怎么选总擂主的?这小子什么来头?这种没教养的粗鲁畜生,怎么能够滥竽充数混进来?而且还一个人霸占两个总擂主席位?今天你们必须给本少爷一个交代,这畜生敢对本少爷无礼,这笔账怎么算,你们来说。”

这冯少爷,显然是出身于那种在银月城势力极大的家族的。

这主办方,也就是银月城几个大势力的,看起来,连这主办方都对这冯少爷颇为忌惮,需要给他几分面子。

“冯少爷,息怒,息怒,就算是给我们一个面子,如何?”那主办方的人试图商量。

敌科地科情后恨由阳察通技

冯少爷勃然大怒:“不打算给我一个交代是吗?你们高层在哪里?”

那主办方的高层,此刻也听到了这边的动静,急匆匆赶过来。

结科仇科方后学所月仇结最

“冯少爷,请冷静啊,这件事,你想要怎么处理?”

那主办方的高层,对这冯少爷也是客客气气的,显然十分忌惮。

冯少爷气势汹汹:“很简单,把这没礼貌的废物拖下去,取消他的擂主身份,把他交给本少爷来处置。”

“这……”

那主办方高层一听这要求,眉头立刻狠狠一跳。

中途取消擂主身份,虽然这种事以前不是没有过,但那是在擂主犯了极其严重错误的情况下,比如擂主拿了钱不办事,还拒不还钱。

苏寒这种情况,显然不可能取消他的擂主身份。而且,金虹丹皇他们,也不可能会允许。

“冯少爷,这位苏擂主,是金虹丹皇都非常欣赏的人。要不,您就当给金虹丹皇他老人家一个面子……”

“不要说了。”那冯少爷一挥手,“金虹丹皇算个屁啊?他来头再大,他能管到我银月城来?能管到我冯家来?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别试图用金虹丹皇来压本少,本少不吃这一套。”

石家庄九州皮肤病医院电话号码
上饶协和医院预约
长春治银屑病效果好的医院
南通男科医院排行榜
呼和浩特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