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机器人产业园虚报产值调查

2019-08-15 15:34: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县城里的产业园:仅有两三家企业却宣称产值上百亿

  迎合中国政府提出的智能制造发展战略,机器人产业园从珠三角、长三角一直蔓延到了内陆县城。热潮之下,难掩现实的残酷与粗放式发展所带来的种种弊端。

  入园

  才到天津工作不到半个月, 0岁的电子设备调试工吴金海就跑去告诉他的主管, 我想走了。

  8月中旬,吴金海拖着箱子离开了工作两年多的北京,跟随他所在的工厂一起搬迁到了天津市武清区。搭乘城际列车,武清距离北京仅二十多分钟时间,但对吴金海来说已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北京有很多不好,但起码交通、生活方便。到了这里(指武清),对比太鲜明了。 吴金海说。

  9月15日,界面来到位于武清郊区的天津机器人产业园,宽阔的马路上基本看不见车辆,超市、医院、小区、餐饮街道也难匿踪迹。 这里只有两条公交线路,至少半小时一趟。 吴金海说。

  吴金海供职于北京赛佰特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赛佰特),主要生产,公司原本在北京,但如今被天津机器人产业园吸引过去。

  赛佰特生产主管姜绍华告诉界面,吴金海并不是唯一一个想离开的员工。厂里总共20多个工人,已经有五六个员工跟他表达了这个想法,有的人甚至说 年底前肯定走 。不过碍于情面,并没有马上走。 这里确实也缺人,就在这里先做着 ,他们便 友情留下 了。

  9月15日,赛佰特在天津机器人产业园的新工厂,六台码垛机器人正在接受出厂前的调试检验。摄影:熊少翀

  在国内众多新建的机器人产业园中,天津并不是个例。成都机器人产业园所在的天府新区尚处于大规模基础建设之中,在2016年年中才能供给工业用电, 水电气、交通是目前园区建设的一个难题。 成都市天府新区成都管委会经济发展局企业事务负责人孟庆明对界面说。

  天津机器人产业园招商部部长王武亮告诉界面,由传统工业园区改造的机器人产业园便没有这个问题。但目前大部分机器人产业园都是新批、新建,周边基础配套设施远没有跟上, 很多大企业看到这种荒凉的景象都不愿意过来,这也是产业园在招商过程中最头疼的问题。 他说。

  搬厂就是搬工程师等技术人员,他们的生活条件得有起码的保障。 王武亮说。

  搬进偏僻的产业园也并非一无是处。赛佰特的 工头 周伟半开玩笑地说: 起码是个让人安心学点东西的地方。 而对于企业,最明显的好处就是能够获得宽敞的厂房。赛佰特在天津机器人产业园的占地达1.2万平方米,相比北京800平方米的厂房有着天壤之别。

2010年佛山智慧物流战略投资企业
众乐纪
2015年南京零售E轮企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