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憾梦西游第一百二十章解救同伴

2020-01-26 04:58: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憾梦西游 第一百二十章 解救同伴

见唐三藏神色轻蔑,言语中充满了鄙夷之情,黄眉儿很是不服,怒气冲冲道:“唐三藏,你也太小看本童子了,我好歹也是师出名门,这点小事却还难得倒我么,本童子除了督促小的们修建寺庙外,闲来无事就念念师尊手抄的楞严经,修身养性,培元定神,小子日过得不要太逍遥自在。”

一听这话,弥勒心中咯噔一下,暗道不好,丫的,有道是病从口入,祸从口出,黄眉儿修身养性了这许多年,怎连这般的定力都没有,这话一出,只怕本佛祖亲自手抄的经文,从此便不归我所有了。

果然,唐三藏听言之下两眼放光,频频点头道:“妙极妙极,由弥勒佛手抄的经文,有落款么,丫的,这他妈的可是无价至宝啊,这要是卖给沿途的寺庙,怎么着也能得个上千两黄金,行了,别的咱们也不要了,就这个,咱们便就此了账吧。”

见唐三藏这般地贪得无厌,强取豪夺,黄眉儿甚感委屈,满脸愤恨道:“你丫的是掉进钱眼里了,这可是我师尊未来佛亲手所抄的楞严经,乃是佛门的无价至宝,日夜念诵,驱魔辟邪,清心寡欲,增人修为,怎能让你拿来买卖,沾染上铜臭气那么亵渎?”

一听这话,唐三藏眼中光芒又亮了几分,直激动得双手颤抖,手舞足蹈,直吞口水道:“我靠,竟有这般功能,实在太强大了,佛祖啊,您可一定要把那经文给我,不然我说什么也不让你走,还要上佛祖那状告你律徒不严,私放其下界为妖,阻我三藏军团取经大业,还有不守清规戒律,杀生吃肉,看佛祖怎么收拾你?”

见唐三藏满脸狂热,又是赌咒又是威胁的,弥勒轻笑着摇头,一脸被打败的神情叹息道:“童儿啊,有道是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遇上这么一号,咱们也只能忍痛挨宰了,行了,就把经文请出来给他,这上面都是梵文,量他也看不懂,你且休要心疼,回去为师再给你抄写一份也就是了。”

话一出口,黄眉儿感动得热泪盈眶,再一次俯身在地,满心自责地磕头道:“师尊,是童儿肆意妄为,横行无忌,才连累师尊授人于柄,不得不含污纳垢,向这无赖低头,是童儿错了,错得离谱啊。”

弥勒闻言哈哈大笑,摆手轻拍他的肩膀道:“不怪你,不怪你,我与佛祖同做师兄弟那么多年,情深意重的,倒也不怕唐三藏上他那儿去告状,只是这般事体终究是你我师徒理屈在先,若当真论将起来,于我面上也不太好看,倒不如化干戈为玉帛,将这卷经文送给他。再说这经文不过是身外之物,且由他拿去吧,又有何妨?唐三藏,是你赢了,这便进小雷音寺让黄眉儿将经卷交了给你,咱们师徒可能走了么?”

见话都说到了这份上,黄眉儿无可奈何,只得心不甘情不愿地从怀里摸出一张上了年头的毛糙羊皮卷,嘟着嘴递给唐三藏道:“好了,唐三藏,经卷在此,你且拿去吧,这寺庙中葬送了我手下太多兄弟的性命,此刻经过火烧雷击,早已化为了一片焦土,满地狼藉,就更成为了弟子的伤心地。弟子情愿跟随师尊回去灵山,再无意踏进山门一步,这经卷乃是师尊所赐,弟子无一日不带在身上,不敢有寸许离身也。”

接过黄眉怪呈上来的羊皮卷,唐三藏捏在手中,只感觉整颗心砰砰地跳个不停,只见这羊皮纸看似粗糙不堪,入手极为细腻,质感十分爽滑,纸上的文字不知是用什么墨汁写就而成,一字一笔就如同刻在皮卷上一般,字字清晰,入木三分,十分工整。

但正如弥勒所说,这都是用梵文写就的,唐三藏横看竖看,愣是一个字也看不懂,不由得大伤脑筋,郁闷地叹口气道:“我靠,这文笔倒是极工整的,却都是梵文,着实地看不懂,佛祖啊,就这小小的一张文字,念诵起来就能安气凝神,增进修为,也未免太夸张了吧?”

弥勒闻言哈哈大笑,耸肩揶揄道:“是啊,只是你一向惯于耍赖,不学无术,空有这般的宝贝,却也看不懂。唐三藏,东西既已送了给你,咱们师徒便可以回归灵山了么?”

“好说好说,本法师又岂是那种说话不算数的人,菩萨还请自便。”听出弥勒言语中的调侃之情,唐三藏面带尴尬,拱手作揖,一脸谄笑着说道。

弥勒见状也不多作理会,只用袖袍将身旁的黄眉儿罩定,然后足下一顿,身化作一道金光直往西方而去,远处风中,忽忽悠悠地传来两人洒脱的对话声。

只听弥勒呵呵笑着,发问道:“徒儿,你这两百年思凡下界,虽有楞严经傍身,恐失了偏颇,与你的修行没有太大的助益,如此,为师我便来考一考你,看你是否有些儿长进?”

黄眉儿闻言沉默片刻,恭谨地回答道:“是,还请师尊念在弟子忤逆下界,疏于修行的份上,千万寻些简单点的问题考量便是。”

“哈哈,不难不难,我只问你,佛是什么?”

“佛是我。”

“那你又是什么?”

“我乃天也。”

“那天又是什么?”

“天乃无常也。”

“好好好,童儿,想你当年不听教诲,不求上进,纵然是为师开坛讲法,也能打起了瞌睡,此次思凡历劫,于修为上居然不退反进,已入我佛国门径,当真让为师我心中欢喜。嘿,这楞严经于你已无用了,回去之后,为师要再抄另一部更加高深点的经文给你。”

黄眉儿显然是大喜过望,没口子地称谢道:“多谢师尊,从今往后,弟子定当勤学佛法,再不敢心生他念,思凡下界了。”

地面上,唐三藏傻傻地站在原地,张开嘴巴,半天没回过神来,悟空不解其意,用力地在他面前挥手,调笑道:“师父,您这是怎么了,莫非那老和尚的宝物给少了,让俺老孙赶上前去,定要给您多讨几件回来。”

听到这话,唐三藏这才惊醒过来,弱弱地呻吟道:“悟空,你可听到他们方才的那番对话的么,听懂了没有,那可是大境界啊。”

“是没听懂,师父,您可真会钻牛角尖,这算什么大境界,那是他们佛门最引以为傲的叫什么禅机的。俺老孙最烦这个,明明肚子里有话,偏不好好说,要你自个领悟,若听不懂时,就说你没悟性,你说天下人做事要都像他们这样的话,非但累人,恐怕都要闹得天下大乱了。”悟空听了直翻白眼,满脸不屑道。

三藏闻言若有所思,喃喃自语道:“悟空,你这话倒是别辟蹊径,发人深省啊,但佛家那最引以为傲的境界竟被你批得一文不值,却也未免太过了吧,别的不说,单这弥勒门下一个敲磬的童子就能有如此的修为,就不免叫人眼红啊。”

悟空不觉得万分鄙夷,调侃道:“师父,您就别羡慕人家了,人家那是抛妻弃子,清心寡欲,不治生产,长年累月地对着青灯佛像作课诵经,若再不琢磨出些高深的、令人听不懂的思想来拿人,却如何当得起那诸多的施主对他们倾心诚意地供奉啊。”

三藏听了头晕不已,汗然道:“行了行了,你小子被黄眉怪折腾了一回,这理论修养也是大为提升,说得为师头晕目眩的,不知所措,如今黄眉怪也被弥勒带走了,你若有空时,是否该进小雷音寺去解救八戒他们几个了?”

这话瞬间将猴子拉回到了现实,只见他恍然大悟,连连点头道:“嗯,师父所言极是,俺老孙只顾着鄙视佛家的作为,倒把正事给忘了,还请师父在此稍待,俺老孙去去就回。”

话说之间,他便扛着如意金箍棒,抖擞了精神,道一声“师父保重”,就朝着那山门一溜烟地跑了过去。

这个小雷音寺猴子也曾来过一次,算得上是熟门熟路,但此刻寺门内的情景,经过一场的雷火焚烧,与先前又有很大地不同,庭院楼阁里的机关暗器都被烧了个干净,莲座高台也倒塌了大半。此刻虽然没有火焰,但火烧之后的青烟还丝丝缕缕地在空气中飘荡,多少显得有点呛人,内中更无半个妖兵阻路,想必正如黄眉怪所说,被尽数剿灭了。只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小雷音寺占地极广,四通八达的,猴子是上窜下跳,穿屋上梁,也没寻见八戒几个被关押的地点。

猴子正郁闷间,突然侧耳倾听,听得那倒塌了大半的大雄宝殿内中,似乎隐隐地有些许咳嗽声从中传来。猴子闻声大喜,顿时便舞着棍子,一纵身跳入宝殿之中。

不知是猴子这一纵的力量太多强大,还是原本就已经岌岌可危的屋檐再也无法承受这些许的冲击力,当猴子踏入宝殿的那一刻,大雄宝殿上那仅存的屋瓦残墙就整个坍塌下来,一时间碎石瓦片土崩瓦解,纷纷地向猴子罩来。

中日友好医院西区怎么样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
贵州癫痫病医院规范
蚌埠白癜风治疗需要多少钱
宜昌公立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