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七塔之上第七十七章救场之人

2020-01-25 22:03: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七塔之上 第七十七章 救场之人

“今天的阵仗有些太夸张了吧?”萧晨和罗玲一起走在集市的道路上,他把手插在裤袋里,往后瞧了一眼,两个穿着斗篷,藏着半自动步枪的战士,跟在他们后面。那是蔡龙和张慕杰。

斗篷在当地很常见,来往的客商都喜欢这种风尘仆仆的打扮。然而混在人群中的两人却挺显眼,他们本就身材高大,和周围人的精气神全然不同。军人气质就是不一样,好像两只白鹅走在鸡群里。

萧晨在矮人的商铺周围买了眼线,一旦铁匠铺有什么大动静他就能知道。今天消息传来,城卫军指挥官要找矮人的麻烦,他心知机会已来,于是前去救场拉人。

“安心往前走吧。多两个人有什么大不了的。”罗玲提醒道。

“可不就是担心他们吓到法雷尔么?那老矮人疑心病本就重。”萧晨摸了摸下巴,“要就我们两进去?否则这两尊大神跟进法雷尔家,他会觉得我们不怀好意的。”

“哎哎,萧晨,怎么说话的,啥叫吓到。”身后的蔡龙不满道。

“你们杀气重。”

“萧晨,认真看我脸。”蔡龙指指自己,“怎么说我都比你年轻吧?阳光吧?帅吧?”说完他故意露齿一笑,要不是穿着斗篷握着枪,还真是阳光大男孩一个。

萧晨无语,罗玲却呵呵笑起来:“行啦,还不是因为觉得你可能会有危险,老陈才派小蔡他们来的?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些贵族的德性,说不定一言不合就开片,队伍里还有人嘀咕你没事找事呢。”萧晨不知道,她的随身小包里还放着一支从陈汉生那里要来的手枪。

“我这不是急着招募他嘛。之前科技组的朋友就和我说过,这个世界的很多物质和地球是略有不同的。而基础学科和冶金、化工、材料方面的研究最是烧钱,烧时间。我们现在哪有时间慢慢搞研究?所以,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吸收当地人的成果。”萧晨乐滋滋地说着,“你可别小看法雷尔,他的附魔技术能够让材料产生如此奇异的效果,放在地球上,怎么说也是个冶金制造方面的大师,这么个宝贝,我能不眼红吗?对付这种技术人员,最好的办法就是用闻所未闻的技术勾搭他。所以我才亮出那把匕首的。我有种预感,把我们的科学和他们的魔法碰撞在一起,肯定会出现让我们大吃一惊的东西。”

“冒失鬼!”嘴上这么说,罗玲还是莞尔地看着他兴奋的样子。

“之前见面就拉人,我的确莽撞了。谈恋爱还讲个先后顺序,一二三垒呢。”萧晨贼兮兮地笑道,“不过既然已经莽撞了,就要把事做到底。无论如何都要把法雷尔兜进来。”

罗玲有些意味深长地说道:“不光是你的麻烦,如果谈不拢,也许法雷尔会更麻烦。”

“昨天我喝酒睡得早,你和陈汉生后来都在琢磨了些什么?你……”萧晨盯着罗玲看,想从她眼里看出点什么意思,“你不会是谈不拢就想杀人灭口吧?”

“想什么呐,黑帮片看太多了吧?”罗玲歪头看了他一眼,自顾自往前走去。

——————————————————————

格利高里·贝利男爵穿着一身皮甲,手执一根马鞭,走进法雷尔的铁匠铺里。法雷尔和他的两个儿子正在装运他来提取的货品,他们把做工粗糙的武器和盔甲裹上茅草,放进一个个简易的箩筐里,然后再盖上一块粗布,就算包装完毕了。

“格利高里男爵,这些就是个城主的装备,一批运走,今年我们就两清了。”法雷尔看到格利高里进来,也没停下,一边干这活一边说道,态度绝对算不上热情。

格利高里男爵眉头一皱,两个月前新上任的城主早就盯上了法雷尔这块肥肉,这矮人居然至今还没发觉。他今天本来就是按照新城主的意思,来找这个矮人麻烦的,矮人的态度无疑成了火上浇油。男爵不停地敲打着手中的马鞭,绕着几个装好的箩筐走了一圈,脸上显露出十足的厌恶。

“别急着包起来,让我看看都是些什么货色。”他像吐了口唾沫一样把这些话吐了出来,然后用马鞭挑起了一块布。

箩筐里真是乱糟糟一团,盔甲的各个部件和一些短剑匕首杂乱的堆在茅草中。

“哼!这就是你对城主大人的交代?”格利高里男爵一脚把箩筐踹翻在地,里面的盔甲和武器都掉落了出来。格利高里男爵一脚踩在一块胸甲上,那胸甲发出难听的吱嘎声后,就裂开了一条大缝。

垃圾中的垃圾,这些矮人越来越无法无天了,竟敢这样糊弄城主。格利高里一脚把裂开的胸甲提到矮人面前:“混账!你这个低贱的矮人,老鼠的崽子,城主大人给了你庇护,让你全家没有饿死在荒野里,你就是这样报答他的?一次比一次破烂的东西。你就让我的弟兄们穿着这个去送死?”

“这不公平!城主每次都直接征用我们的装备,一个铜板都没有付过。我们的铁匠铺都开不下去了,哪来的钱做好装备?”法雷尔的一个儿子不服气的争辩道。

格利高里却压根没有正眼瞧他,直接拿起马鞭,狠狠地抽在了那个年轻矮人的脸上,皮鞭泛起荧荧的斗气光芒,快若闪电,才几下功夫,矮人就被抽得满脸是血,惨叫起来。

法雷尔怒吼一声,身上爆发出炉火一般的红色斗气,一手抓住了格利高里的皮鞭,他怒目圆睁,恨不得一拳就往格利高里身上砸去。

而格利高里却一脸冷笑,丝毫不动地看着法雷尔。

法雷尔紧握着拳头,青筋暴起,他握住的马鞭梢子顿时冒起了咝咝轻烟。

格利高里就这样有恃无恐地和他僵持着,渐渐地法雷尔身上的斗气光芒暗淡了下去,神情也颓唐下来。他松开手上的鞭子,艰难地弯下腰对男爵说道:“请饶过这个不懂事的孩子吧,我……我替他向您道歉。”

“法雷尔,你居然使用斗气袭击一位贵族?我看你这店铺不用开下去了,跟我走吧,就在城卫军的地牢里给我打造武器吧。”格利高里把手一挥,一群虎背熊腰的士兵就冲了进来,几个人拿住了法雷尔,其他人冲进屋子开始炒家。

法雷尔被四个士兵从四面按住,他面色涨红,浑身发抖地看着格利高里,他的手捏成拳又放开,不知道应该奋起反抗还是听天由命。此时此刻,他早已明白格利高里一行今天就是来找茬的,无论如何他都会落到被锁进地牢的结局。在这个时代,平民,尤其像他这种异族,在贵族面前是毫无地位可言的。也许他可以在酒后发发牢骚,骂骂城主,但是一担对方认真起来,他简直全无抵抗之力。

格利高里用马鞭的手柄敲打着法雷尔的额头,“听说,你在里间还存了不少好东西,现在那些装备也都被城卫军没收了,就算是你损坏我这根心爱马鞭的赔偿吧。一个矮人奴隶,只需要劳作,不需要财产……”

格利高里话说道一半,突然停住了,然后面孔无声地扭曲了起来,淋漓地冷汗从他的额头上冒了出来,顺着眉毛,流满了这个脸颊。他的脸颊这时已经成了青白色,发出不自然地抖动。格利高里一把捂住自己的胸口,竭力屏住嘴唇,才让自己不发出惨叫。

恐惧,无边的恐惧从四面八方袭来,他就好像一个溺水之人,被恐惧的大潮淹没。而恐惧的源头就在他的背后,他不敢看,不想看,只是蹲下来,双手撑地,瑟瑟发抖。

“这里是怎么回事啊?”一个男人从身后声音传来。

这时候,格利高里男爵才觉得自己的精神一松,那种极致的恐惧感兀然地退去,他终于可以喘出气来了。他颤颤巍巍的站起身,小心翼翼地往身后看去,发现有两个有些眼熟的男女正站在大门口,后面还跟着两个面色严峻的护卫,手中拿着不知名的魔法道具。这是……魔法师!他们是魔法师!

“这位不是城卫军的格利高里男爵吗?前一段时间,我们进城的时候,还在门口打过交道呢。”萧晨似笑非笑地看着格利高里,眼光却犀利而让人心惊。

“你是,从远方来的魔法师先生。刚刚是你……”格利高里男爵的手指指着萧晨,却已很大的幅度抖动着。

“啊,法雷尔先生是我和伊卡萨大师的合作伙伴。我们刚刚看到里面刀光剑影,还以为有人打劫呢,于是施展了一个小魔法,只是让大家平静下来,不要冲动,没有误伤谁吧?”

“没……没有,您说伊卡萨大师是这个混……矮人的合作伙伴?”格利高里男爵难以置信地问道,“我一直和他打交道,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这件事。”

“你是要质疑魔法师的诚信吗?”罗玲严厉地问道。

“当然,不是。”格利高里似乎很害怕罗玲,在他看来,刚刚的恐怖魔法,多半是这个态度骄横的女法师干的,“但是,他刚刚冒犯了我,也就触犯了苏埃罗的律法,我得把他押走。”

萧晨摆摆手道:“我不关心这些,但是我很关心我和伊卡萨大师的实验器具能否及时打造好。伊卡萨大师最近有了些新想法,急不可待地要实验呢?你知道被研究急得火烧眉毛的法师是什么样吧?”

贝利脸色变了数变,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他有些犹豫地说:“可是,城主那边对他粗制滥造不满很久了,就这样放过他不好交代啊。”

“我听说,苏埃罗是金币之都。法律里有这么一条,任何罪行都可以用金币赎罪?”萧晨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金币,“这里有十个金币,是否足够抵消他的罪,让他全心全意为我们服务呢?”

“十个金币?”

“恕我直言,用这些金币抵充普通士兵的装备,应该绰绰有余了吧?”

当然是绰绰有余的,即使从其他铁匠采购类似的装备,最多只需要五个金币。格利高里男爵可不想再经历一次刚刚那种的恐惧,于是他很配合地接过了金币,然后行礼说道:“法雷尔已经赎清了所有的罪,您可以随意差遣他。”

漳浦县医院预约挂号
北京北城中医医院网上预约
贵州最好的癫痫医院是哪家
安庆妇科医院
宜昌治疗癫痫病最新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