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大风起兮古浪县八步沙林场六老汉治沙系列故

2020-02-15 16:01: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大风起兮——古浪县八步沙林场“六老汉”治沙系列故事之一

对于婚礼,每个人心中都在编织一个梦幻场景。1959年,尽管缺衣少食,可对于嫁入古浪县土门镇石河湾的新娘胡玉兰来说,腊月二十日,这个日子依旧是那么喜庆而灿烂。穿嫁衣、上驴车、欢天喜地拜天地、上烩菜,全村老少爷们就等着放开肚子开吃

忽然一阵黄风刮来,天地间一下子变得昏暗,参加婚宴的人群四散开来

石河湾出门就见八步沙,这场不识时务的风就起自八步沙。

八步沙,在地图上找不到它的位置,但它是那条巨大沙龙的龙头&&腾格里大漠的南端前沿,也是被世界称为生态工程之最的三北防护林工程的前沿阵地。八步沙其名字的由来,一说是历史上以面积定名,只有八步的沙丘;一说是叫跋步沙,意思是流沙遍地,人畜走在连绵的沙丘上,只能艰难地跋涉。

无论是八步沙,还是跋步沙,哪种说法都印证了八步沙风沙肆虐的情景。

自然对人类生存的威胁在这里日益突出。时隔四十多年,当年的新娘子胡玉兰已经年过半百,她打开记忆的匣子,为细数当年风沙肆虐的碎片:听了一夜嘶鸣的风声,早晨拉栓开门,门被沙子实实地堵住了。看着眼前的景象,胡玉兰的心一点点坠落。

坐在沙梁望娘家/咋就把我往这里嫁/抛一把黄沙抹一把泪/咋就叫我活受这个罪

一样的信天游,反映了沙漠沿线群众一样的心情。

村民罗桂儿回忆,那时候一年刮七八场风,尤其在春天,庄稼常常被风刮掉三成。一夜北风沙骑墙,早上起来驴上房。吃完饭,碗底里全是沙

由于自然的、人为的因素,八步沙的沙丘逐步变大,总面积达4万多亩。随之而来的便是吞家园食农田,打死禾苗,干旱、干热风加剧,沙丘以每年7.5米的速度向南移动

,直接威助着当地十几个村镇和几十万亩的耕地,已经到了不是人进就是沙进的边缘。

1981年,那是一个难忘的春天。镇村领导碰头会上,漪泉村56岁的老支书石满第一个站出来:多少年了,都是沙赶着人跑。现在我们要顶着沙进,治沙,我算一个。六位老汉贺发林、石满、张润元、程海、罗元至、郭朝明奏响了同一个音符&&治沙,开始了艰难的治沙之路。他们中年龄最大的贺发林已是58岁了。在20多天的时间里,他们踏遍了黄沙滚滚的八步沙,摸清了情况,又到附近几个国营林场学习取经,请教技术人员,一幅关于八步沙的美丽蓝图慢慢在他们眼前清晰起来

海宁市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宁波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那里医治银屑病
深圳哪个妇科医院好一点
昆明市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
  • 游泳
  • 法甲
中铝酒钢参与甘肃陇东30亿吨煤炭资源勘查奢侈品市场和消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