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无良道尊 第一百三十九章 迎春楼

2020-01-13 22:31: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无良道尊 第一百三十九章 迎春楼

成峰以前虽然没有来过,但也知道在什么地方,所以很轻易的就找到了迎春楼。

此时不过戌时,迎春楼正是热闹的时候,老远就看见两个大红灯笼高高挂起,进进出出的客人川流不息,莺莺燕燕之声不绝于耳。

只是当成峰走进楼内,立刻敏锐的发觉里面的气氛有些不对,二楼的一个包间前聚集了不少人,大多数都是看热闹的闲杂人,但也有几名楼内看场子的大汉在门口紧张的等待,另有一名浓妆艳抹的中年女人焦急的在门口直转圈,却又不敢进入。

成峰眉头一皱,立刻抛下那名接待他的少女,径自向楼上走去,还未近前,就听见里面隐约传出呼喝声与得意的笑声。

“成岳,你别以为最近长了点本事,就得意忘形,在我陆天放的眼里,你就是个屁!就凭你也配跟我争玲珑姑娘,也不掂量掂量,你够资格吗?”

“呵呵,我听说你今天在成家得到了一道保命金符,可那又怎么样?你那点微末的实力,在天放兄面前走不过三合,不过是有个好爹帮衬,你不会真以为自己就是核心子弟了吧。想来成家真是日落西山,一代不如一代,这种人都能拿到保命金符,也不知道该说是废物利用呢?还是说成家家底太厚在做慈善事业呢。”

“正是如此,自从成林成海死了后,你们这一脉已经废了,就老实认命吧。别以为光靠你和那个废物成峰,就能在成家搅风搅雨,识趣的就滚回中州学院,做你的乖乖学生。”

“这帮人似乎来者不善啊!”成峰眼神一寒,快步走上前去,一推门迈进屋内。

看见成峰进来,屋内的众人都是一愣,可随即认出了成峰的身份,两边人的反应是截然不同。

成岳原本怒意难遏的脸上,绽放出欣喜的笑意,眼神中的凝重瞬间消失了许多。和成岳一起喝酒的几名成家子弟却或多或少的流露出一丝失望和无奈。而与成岳相对而立的几人则眼中显出不屑的神色,直接将他无视掉。

“哈哈,我当是谁来了,原来是你们成家最出名的废物大少成峰啊。”一名下巴尖窄的青年更是大声嘲笑:“难道今天是你们成家的废柴大聚会吗,果然是物以类聚。”

“荣修平,你说什么!有胆你再说一遍,信不信我打烂你的嘴巴!”成岳勃然变色,盯着荣修平的眼神几乎喷火,在横断山脉中生死搏杀后养成的血腥煞气,顿时自身上爆发,直压向对方。

“怎么着,被我说中了事实,恼羞成怒了吗?”荣修平被成岳的气势所慑,不由得向后退了两步,可随机发觉不妥,立刻又停下脚步,不甘示弱的说道。

此时成峰走到了成岳身边,也不吭声,只是默默的站在其身后,冷冷的看着对面的三人。那荣修平和另一名正在仇恨的盯着他的蓝袍男子,他并不熟悉,一时还想不起来是谁。唯独站在蓝袍男子身后的一名青衣少年,成峰倒是认识,正是秋慕兰的堂弟秋慕松,秋家的嫡子。

他暗皱眉头,这秋慕松可不似他堂姐那样亲近成家,反倒跟陆家的几名子弟走的很近,一直反对秋慕兰对成峰的照顾。若是别的家族的人也就算了,偏偏此人是秋慕兰的堂弟,不看僧面看佛面,等会万一动手,他倒是不方便出手太狠了。

“成峰,你来的正好,我听说天鸣的死与你有关,今天你若不说清楚,就别想离开这间屋子!”为首的一名蓝袍男子认出成峰之后,眼睛一亮,目光变得危险起来,冷笑着上前一步,将房间唯一的出口挡住。

他这么一说话,成峰终于想起了这人的身份,正是陆家的一名子弟,名叫陆天放,颇有一点实力,不过跟陆天鸣比还差了一截,可偏偏他并不自知,总以为自己很厉害,以陆家的核心子弟自居。

成峰心中冷笑,这次陆天鸣被杀,陆天放估计心中不定多高兴,这时候却假惺惺的站出来为难他,只怕是想拿他立威,借机在陆家提高地位吧。这厮真是鬼迷心窍,急功近利了些,也不想想陆天鸣都被自己放倒,他又有多少斤两敢如此造次?莫非真以为自己是个软柿子可以随意揉捏的?

“什么,天放兄说的可是真的?天鸣如此出色的俊杰竟然因为这个废物而死?莫非是成家武王级的高手出手?”站在陆天放身侧,原本一直漫不经心的秋慕松脸色骤然一变,不可思议的看向成峰。若陆天鸣的死真和成峰有关,无论到底是何人出手,这成峰都决不是一个废物那么简单,其在成家的地位需要重新估算了。

“陆天鸣是我杀的,他要杀我,我就杀他。”成峰突然看向了陆天放,露出了人畜无害的憨厚笑容。

“你杀的?哈哈哈……就凭你也配!”陆天放先是一愣,随即放声大笑,似乎听见了一个世界上最可笑的笑话。

“你这个废物,真以为我们跟你一样傻吗?真是自不量力,就你那点三脚猫的实力,连在陆天鸣手里接下三招的资格都没有,竟然也敢妄称杀了他,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荣修平跟着陆天放狂笑,“别说是你一个,就算是加上成岳,再把你们屋里的几个都绑一块,都不是陆天鸣的对手。”

“原来只是个爱说大话的家伙,真不知道堂姐怎么愿意和你这种小人做朋友,真是丢尽你们成家的脸。”秋慕松也鄙视的说道,方才一瞬间的警惕,被成峰的“大实话”冲飞到九霄云外,一个头脑不好的废物,能有多大出息,在成家是注定没有前途的。

成峰的笑容有点僵硬,可还没等他动怒,旁边的成岳就先忍不住了,一指陆天放怒道:“别尽说废话,有种的跟我单挑,打的败我,再谈其他。若是连我都打不败,你们就给我滚,别在我们的包间里碍眼。”

“你这废物也以为我怕你不成,既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你!”陆天放一点就着,正要上前,却被荣修平拦住。

“天放兄,杀鸡焉用牛刀,不就是几个成家的废物嘛,也不怕脏了你的手传出去让人笑话,都交给我来解决吧。”荣修平冷笑着站到陆天放的身前,迫不及待的想要表现一番。荣家虽然是帝都七大家族之一,可他在荣家的地位也不过是和原来的成岳差不多,同属于家族里面的边缘子弟。可这次成岳成功的晋级,得到了家族重视,要说他心中没有一丝嫉妒和压力,那是骗人的。所以他急需要一场正面的、激烈的战斗在证明他的存在价值,成岳的挑战正中他下怀。

“多说无益,还是手底见真章吧!”成岳不想再耽误时间多说废话,大喝一声,一个冲刺抱拳即向荣修平挥出。

“小岳,别冲动!”成善一把没拦住,眼见成岳冲了上去,顿时急的直跺脚。

帝都七大家族里虽然人才辈出,但真正出类拔萃的人物屈指可数,这些人每日都忙于奔波,为家族为帝国效力。而平时在帝都圈子里混的好的,活跃的,往往都是各大家族仅次于领军人物的杰出子弟。像成勇、成贺、陆天放都属于这一层次的代表。

这荣修平虽然平时爱跟在陆天放的后面混,可实力却不可小觑,早在一年前就已经突破武神境界,现在已经是武师三段巅峰,触摸到了中级武师的瓶颈。若不是他是庶出,在荣家一直受到排挤,地位不高,只怕混的会比现在好上一倍不止。光成善知道的,荣修平曾经击败过的武师级高手就不下十人,都是一些出名的青年高手。所以他在帝都各个世家年轻人的圈子里,名气不小,是陆天放最得力的一个马仔。

相比之下,成岳虽然也是一名武师级高手,可毕竟突破没多久,想必也没有多少实战经验,纯粹比拼战力,又哪里是荣修平的对手。

“年轻人啊,就是气血旺盛,容易冲动!”成善苦笑着摇头,自己这位兄弟原来虽然有点任性,可也不是这么好勇斗狠,怎么在中州学院待了两年,如今变得如此狂妄?现在只能希望荣修平出手不要太重,给他留点颜面了。

“呵呵,还有点血性,可惜愚不可及,太自不量力了。”陆天放嘲弄的看着成岳挥出的拳头,丝毫没把这个初晋武师的小子放在眼里。生气了拼命了,又能如何?能挡得住荣修平三招还是五招?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听见成岳痛苦惨叫的声音了。

秋慕松意外的看了眼成岳,叹了口气,真不知道慕兰为什么喜欢跟成家这帮脑袋里面都长满肌肉的笨蛋混在一起,成峰是这样,成岳也是这样,若是让他选择,一定会选陆家来亲近。想到这,他不由得看了眼成峰,却发现成峰连眼皮都没眨一下,成岳发动了进攻,在场的人当中最淡定的居然就是他。

“这个成峰,也不知道是性格太内向,还是有点傻,又或者两者兼有,眼看自己兄弟要被人打了,竟然毫无反应,真是冷血!”秋慕松腹诽了一下,随即把注意力集中到成岳和荣修平的身上,不自觉的他就开始盼望成岳赶紧落败,也好看看成峰的表情是否会有变化。

荣修平此时的感受却和旁观的众人截然不同,虽然他极度想把成岳干净利落的解决,可事实上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见漫天拳影如高山推倒似的向他压来,身上感受到的压力一瞬间增加了至少十倍。这其中或许有破绽,可在成岳越来越快的动作下,荣修平完全把握不到。

普定县中医医院
东港市中医院怎么样
江西最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潍坊牛皮癣医院哪家好一点
南充最好的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