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180章_1

2019-12-05 02:55: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180章

陈兴六点多的时候才从办公室出来,下午去了省政府一趟,从省长顺宝来的口气当中,陈兴愈发的感觉到不妙,无风不起浪,这句话一点也不错,顺宝来的意思模棱两可,也有意无意的在释放着什么信号,总之一句话,之前肯定会落在南州市的石化产业基地发生了变数,按照顺宝来的说辞就是省里正着眼于全省的工业布局,重新斟酌,当然,重点还是考虑南州市,这是顺宝来话里话外流露出来的意思,有敲打,也有安抚。

“这到底是真的因为王正这根搅屎棍破坏的原因,还是顺宝来也存了敲打南州的心思?”这是陈兴从省政府回来后一直在思索的问题,若说王正个人能够影响到省里的决策,那显然是不大现实,但要是顺宝来也想借王正来做文章,那就不是没有可能了。

南州市一直以来就是本地派的大本营,但如今本地派的势力却是节节败退,可以想象,顺宝来作为一省之长,又是本地派的大佬之一,对目前的现状肯定是很不满,姑且不说市委书记葛建明跟省委书记福佑军是一条心,他这个市长也跟本地派走不到一块去,只不过他和葛建明也不见得就穿同一条裤子罢了,但不管咋说,南州市的党政一把手都跟本地派势力无关,而最近又接连有两名本地派的副厅级干部出事,本地派的人能不坐蜡才怪。

“这件事,想必葛建明比我还着急吧。”陈兴暗自嘀咕了一句,葛建明也是急于做出政绩的人,这石化产业基地要是真的没落户南州,葛建明怕是比谁都急,可以预见的是,葛建明肯定也会动用他在省里的关系和影响力来阻止变数的发生,从这点上来说,陈兴倒不用太过于着急。

“小李,去迎宾馆。”陈兴上车之后吩咐李勇道。

南州市迎宾馆,这是国家旅游局授予的五星级豪华饭店,是南州市委市政府接待中央领导和重要外宾的主要接待单位,宾馆是属于市政府直属的事业单位,实行企业化管理,宾馆的老总还兼任着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不过也仅仅是挂名罢了。

迎宾馆其实就在市政府边上,走路过去也才几分钟的路程,不过忙碌了一天的陈兴却是连这点路都懒得走了。

今晚并没有什么接待活动,陈兴到迎宾馆去也纯粹是私人饭局,要不是宋致连打了三个,陈兴还真懒得过去,都是些小年轻

,他也没有凑热闹的兴趣。

“宋小姐,你那朋友不会真的在外面被拦住了吧,这迎宾馆可不是什么人都随随便便能进来的,要不你给你那朋友打个,他要是真的进不来,咱们好派个人出去接他嘛,省得坐着干等。”宾馆中餐厅的一家包厢里,七八个年轻人围坐着的桌子,和宋致对面坐着的一名年轻人笑眯眯的开口说着,言语颇为嘲讽。

“他要是进不来,那就没人能进得来了。”宋致暗道了一声,脸上不动声色,笑道,“他要是进不来会给我打,我们就不用为他操心了,我想他也快到了。”

“宋致,等下你那陈哥过来,得让他先自罚三杯,要不然咱这么多人等他一个可说不过去。”赵子青开玩笑道,今天在场的这些人,都是她的朋友,基本上也都是家里长辈在机关行局有个一官半职的,除了一个让她比较讨厌的,其余跟她关系都还不错。

“自罚三杯太轻了,咱们这么多人等他一个,他好意思嘛。”坐在中间的一个年轻人开口说道,他的位置是中间主位,在场的年轻人也隐隐以他为首,此刻年轻人说话的同时,脸上带着些许的不快,从来都是他让别人等,还没有他等过别人,这次因为宋致的一个朋友竟是让他等了十几分钟了,年轻人心里头不是一般的火大,要不是看到宋致长得漂亮,动了点别的心思,他早就发作了。

“宋小姐,咱们今天订包厢太晚了,本来都没包厢了,要不是江哥的面子,我们就只能坐大厅了,江哥可是从来没等过别人,等下你那朋友过来,得让他好好敬江哥一杯,权当赔罪。”坐在宋致身旁的一年轻人笑着说道,明显是在讨好刚才说话的年轻人,那年轻人叫江广坤,父亲只是个商人,生意倒不是说做得特别大,只能算是薄有身家,但人家却是有个当秘书长的叔叔,这也是他能在这个小圈子里成为老大的原因,要不然在座的都是家里父辈当官的,众人也不可能服他。

宋致听得对方如此说,本就有些不高兴的心情就发作了,“这样吧,你们自个吃,我就不吃了,要不然让你们等这么久也不好意思。”

宋致说完就站了起来,转身就要往外走,赵子青登时就急了,一下拉住宋致,“宋致,别跟他们一般见识,他们就是口无遮拦,你就他们生个啥气。”

“子青,说实在的,今晚是你非拉过来,不然我真不想过来。”宋致无奈的笑道,赵子青嚷嚷着要给她介绍什么年轻俊杰,非要把她拉过来,宋致几乎是被赵子青拖着过来的,不管咋说,赵子青也是一番好意,她跟赵子青也相处了一段时间,知道赵子青的为人,否则她早就翻脸走人了,压根不会坐到现在。

“他们就是高傲了点,其实做人还行,当然,除了个别外。”赵子青附在宋致耳旁低声说道,眼神不着痕迹的往江广坤的方向扫了一眼,她说的就是江广坤,上次宋致过来,也是江广坤来缠着她,她对江广坤委实是厌恶得很,但碍于对方叔叔是市政府秘书长,赵子青就算是对江广坤再讨厌,也没办法明着表现出来,而且他老爸也希望她能和江广坤走到一块去,希望借助江广坤叔叔的关系再往前一步,所以赵子青也郁闷得很。

今天晚上,赵子青约的人当中压根没有江广坤,是在场其他人跟江广坤说的,赵子青知道这些人都以江广坤马首是瞻,有人通知江广坤过来,赵子青也一点办法都没有。

“看来我把美女给惹恼了,宋小姐,我向你赔罪,你就当我啥也没说,你的朋友也是我们的朋友嘛,就是再等一小时,我们也等。”江广坤见宋致要走,很是光棍的拉下脸皮来道歉,眼珠子在赵子青和宋致身上来回扫着,眼底深处流露出一丝欲望,心说这两个当空姐的还真都是脸蛋好,身材好,到时候要是能一块泡上那可就能享受齐人之福,心里头想入非非的江广坤并没有在脸上表现出什么,他的主要目标还是赵子青来着,那是他想娶回家当老婆的,在赵子青面前,江广坤可不想表现出自己不好的一面,顶多就是以后偷偷将宋致也给吃了,反正宋致跟赵子青是同事,他也不怕没机会,这会没必要太过于急色。

江广坤出声,其他人也就纷纷附和起来了,其中一人笑道,“永超,江哥都道歉了,你刚才也说了不该说的话,还不赶紧跟美女赔罪,要不然江哥要生气了,跟了江哥这么久,你还不知道江哥是最为怜香惜玉的呀。”

“啧,你这话怎么说的,江哥怜香惜玉也是只对子青的,对其他人可没有,你这是故意想在子青面前给江哥上眼药不是。”另外一人笑道。

几人无所顾忌的开着玩笑,赵子青听得有些腻歪,拉了拉宋致,示意对方也别理这些人嘴上说的话,就当是放屁,她是早都习以为常了,事实上,她平常跟这些人相处,说话也是口无遮拦,大家都是知根知底,又都是不错的朋友,也没必要太在意这些,只不过她对江广坤真的是一点都不感冒,所以别人拿她和江丙坤开玩笑,她也就听得不爽。

再者,赵子青心里也有些纳闷,听说江广坤那当秘书长的叔叔不一定能继续干下去,以至于她那在交通局当副局长的父亲都没再唠叨说要撮合她和江广坤,就今天中午,她父亲还在和她说如果对江广坤实在是没啥感觉,那也不用再委屈自己了,但也别表现得太过明显,赵子青出于好奇,询问父亲是怎么回事,这才知道江广坤的叔叔最近的处境有些不妙,所以她父亲也不想刻意去讨好了,起码目前不想。

赵子青对市里的政治斗争是一知半解,她在航空公司上班,对体制里的事本就不太关心,要不是父亲是交通局副局长,赵子青也压根不知道市政府秘书长是何许人也,父亲给她讲了一些市里的事,赵子青听得懵懵懂懂,但重点是抓住了,反正就是可以踢开烦人的江广坤了,这对赵子青来说是天大的喜讯。

所以下午她一直也都乐滋滋的,要给宋致介绍几个家境不错的对象,她也没给江广坤打,也不知道是谁通知江广坤过来,赵子青虽然不悦,但也不能表现出什么,她记得父亲的话,可以不鸟江广坤,但别表现得太过明显,因为江秉宣还是秘书长,谁知道会不会真的下来。

赵子青不知道在场的其他人是不是也有听过家里长辈的意思,但她看其他人的样子仍是对江广坤奉承不已,这让赵子青有些狐疑,这些人到底是真的跟以前一样要刻意巴结江广坤,还是跟她一样在心里要和江广坤疏远但又暂时不表现出来?

赵子青跟这些人是玩惯了,但此刻宋致看着这些人个个轻浮的样子,端的是恼怒不已,同赵子青低声说了一句,“子青,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真是连多呆一刻都懒得呆,这要都是你给我介绍的候选对象,那我觉得还不如那些民工呢。”

“宋致,你把他们埋汰得也太狠了。”赵子青哭笑不得,“我看你是一门心思要在你陈哥那棵树上吊死了。”

“子青,你可别乱说,等下他过来,你要是还这样乱讲,我就真生气了。”宋致白了赵子青一眼,“我跟他只是朋友关系,他一直都是把我当妹妹看待,你就别瞎捣乱了。”

“嘿,又不是有血缘关系的兄妹,这年头,可不就是这种哥哥妹妹的关系最容易发展出关系来嘛,瞧你还遮遮掩掩的。”赵子青掩嘴轻笑,她是一点都不相信宋致的话。

两人小声讲着自己的悄悄话,一旁被无视的江广坤不甘寂寞,插话道,“子青,你和宋小姐在讲什么呢,笑得这么开心,有什么好笑的事就讲出来大家一块分享嘛。”

“可不是嘛,子青姐,你太不够意思了,把我们几个大男人晾着。”另外一人附和道,年纪比赵子青小一岁,同赵子青关系不错,讲话也很是随意。

“女孩子家讲悄悄话,没你们男人的事。”赵子青笑着撇了撇嘴。

“啧,这都六点半了,宋小姐,你那朋友到底什么时候过来呀,我们都等了有半小时了,你朋友的架子也太大了吧,有什么事耽搁了的话,好歹也打个过来说下。”又有一人发出不和谐的声音。

“你们要是不愿意等,那我先离开吧。”宋致绷着一张脸,她这会真有些后悔将陈兴硬拉过来,早知道就不连打几个给陈兴,硬是磨着对方过来了。

“刘俊,瞧你急个屁,真要饿了,去外面自己先叫份点心吃。”江广坤瞪了瞪说话的年轻人,面向宋致时已经是一张笑脸,“宋小姐,你就当他在放屁,你是子青的朋友,今晚我们肯定要尽地主之谊的,你要是走了,那子青就该不高兴了,我们这顿饭也吃得没意思了,子青,你说是不是。”

赵子青听着江广坤的话,心里头恶心得想吐,江广坤自以为说一些话能讨好她,却不知道她心里对他十分反感,不管他说什么话,赵子青听在耳里都会觉得反感。

“宋致,你就好好坐着,别管他们,咱们姐妹聊咱们的,饿不死他们,反正我是一点都不饿。”赵子青笑道。

陈兴的车子刚到迎宾馆,很快就惊动了迎宾馆老总邵明,对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领导,邵明这个老总显然都是格外上心,停车场的工作人员别的本事可以没有,但必须懂得辨认市领导座驾的车牌号,这是迎宾馆招进来工作人员时必须进行培训的一个重要内容,陈兴的车子刚到,在楼上的邵明就接到消息了,此刻邵明正在一间包厢里陪江秉宣还有黄永刚吃饭,接到下面人的汇报,邵明微微有些诧异,转头看了江秉宣一眼,“秘书长,陈市长过来了。”

“陈市长过来了?”江秉宣听得一惊,轻声嘀咕着,“今晚没听说他有什么接待活动啊。”

“秘书长,我先失陪一下了。”邵明跟江秉宣告罪了一声,起身就往外走,江秉宣可以不出去迎接,毕竟他可以当不知道陈兴过来了,陈兴也不会知道江秉宣在这里吃饭,但他这个老总不出去就不行了,再说他也不想错过在陈兴面前露脸的机会。

“嗯,你先去吧,等下回来再说,对了,弄清楚陈市长过来跟谁吃饭了。”江秉宣向邵明吩咐了一声,眼神往黄永刚的方向瞥了一眼,他今晚同黄永刚吃饭,主要是为了安抚对方,他已经决定牺牲对方,但又想表现出自己也是迫不得已的样子,说难听点是做表子还想立贞节牌坊,此时听到陈兴过来,江秉宣的心情也有些凌乱,看向黄永刚都有点烦躁,今天这顿饭吃得真不是时候。

华西医院
成都博润医院田文傲
温州好的妇科医院
海南有癫痫病专科医院吗
赤峰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