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异域神州道 第一百八十二章 好戏(5)

2020-01-13 13:32: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异域神州道 第一百八十二章 好戏(5)

“为什么他要激发那些奥术道具和卷轴?但是激发之后的奥术又怎么没有释放出来?而且刚才那个精神控制的奥术他居然是没有丝毫的释放延迟就接连地用出了两个?那是七环奥术吧?”

看着下方舞台上发生的战斗,公爵的着眼点显然是和那些纯看热闹的观众是不一样的。他更在意的是风吟秋所运用的奥术,当然,但凡是有眼力的大法师都会对这些有违奥术常识的地方感到很好奇。

这时候阿德勒在旁边也转述了一下他从风吟秋那里听来的解释:“...根据风所说的,他运用的是一个特殊教派中的特殊技能,他们教派占据了广大的土地拥有万千的百姓作为信徒,他们数百年间用那些信徒的信仰凝聚出了一个强大的虚假神明,这个神明可以掌控世间万物。而风是那个教派中的重要人物,拥有对这个虚假神明的很高权限,他是将自己接触到的奥术暂时寄存在那个神明的领域中,然后以运用神术的方式释放出来......”

“...还能这样?根本是胡扯吧?”安东尼大法师一脸的不可思议,就像一团要揉成问号的棉花糖。

相对来说,公爵的接受力和想象力要强上许多,想了想也勉强点了点头:“...不过好像也有些道理...这样就解释了他为什么能把虹光奥术控制得那么好,因为他是在以神术的方式释放奥术。”

“等等,公爵阁下,这也太胡扯了。”安东尼大法师实在无法接受这个结论。以欧罗大地的文化来看,虚假的神明这已经是骇人听闻了,而这个虚拟神明还能帮助信徒复制寄存奥术,这简直就是比鸡蛋吃人还要反常识。“怎么可能有人去信仰一个并不存在的东西?还是成千上万的人持续数百年的信仰?虚假神明还能掌控奥术?连真神都不可能!”

“这听起来确实难以置信,不过理论上推导似乎确实是有那个可能性的。要知道西大陆的世界法则偏向于混沌化,几乎没有真神的痕迹存在,文献中确实记载着他们有将古人和皇帝当作神灵来崇拜的习惯。”阿德勒立刻在旁边补充上了自己的推断,显然他冥思苦想这个问题也是有一段时间,早得出了自己的结论。

“就在我们欧罗大陆,一些偏远地方的少数蒙昧原始部族也不是没有将龙之类的强大魔兽,甚至是恶魔的分身当作神灵崇拜的例子,研究表明这种纵然是对虚假概念的集体崇拜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将相关法则做出扭曲,这也是恶魔吸取力量的重要方式。只是在我们这里因为有真神的存在,有高度发达的奥术文明,这种情况都被扼杀在了萌芽状态。而在没有真神,世界法则混沌的西大陆,通过数百年的祭祀和膜拜产生一个强大的虚假神灵也是顺理成章。”

“我去奥术学院查过,有记载说西大陆前一个覆灭的帝国所信奉的‘儒’教,力量之源就是他们的****,万民信仰。他们尊为无上神灵的是一个道德高尚的哲学家和教育家,这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这都是个伪神,但最后他们甚至用这种力量封印了唯一的真神。这看起来不是更不可思议吗?将一种法则强行从这个世界中排斥出去,简直难以理解他们是如何做到的。总之,这看似不可思议的现象,其实是基于世界法则的不同,文化传承的不同而演变出来的,我们没必要单纯站在奥术的角度上因为暂时理解不了就觉得完全不可能,不妨抱着包容的态度来发挥一下想象力,这才有可能发现更广阔的世界。”

“哦,很不错的推理,内马看来你是真花了不少心思。”对于同伴的解释,公爵也鼓掌表示赞同。“从逻辑上说,这总比他接触魔几个月就能自如地运用八环奥术合理多了。”

“是的,我看到这些神奇的西方技能之后也感觉非常惊奇,花了很多心思去想其中的问题。”阿德勒带着期待地看向一边的仁爱之剑。“对了,仁爱之剑阁下,你觉得我的分析对吗?你和参谋长阁下是好友,能不能透露一些关于他那个神奇技能的资料?”

“我只能说,你分析得很好。”仁爱之剑也只是笑眯眯地跟着鼓掌。“他那个教派可是很有名的,详细情况你可以去问其他西方人,我知道的其实和普通西方人也差不多,教派其中的核心的机密我也不知道,风也从来没有告诉我。”

阿德勒无奈地耸了耸肩,这也是意料之中的情况,那么强大而不可思议的技能的秘密,不可能简简单单地就打听到的。

“那么,剩下的就是最有趣的部分了。”公爵看着下方,眼神越来越亮,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奇怪。“这种强大的伪神之力,他是如何能隔着混沌风暴运用自如的?就连能横跨星界,延伸入无数碎片界域中的魔可都是无法隔着混沌洋上的风暴在另一片土地上起作用。”

“据说神职者还是可以在西大陆使用神术的...”一直旁听的安东尼大法师终于找到了机会发表意见。

“那是因为西大陆的世界法则只是偏向混沌,并不是全然不同。那里依然有日月海洋,依然有四大元素,最多只是呈现的方式有些不同,就算是次级神也是源自人类文化中的各种信念。而魔和信仰伪神之力并不是世界法则自然的产物,这是根本的不同。那些信奉儒教的西方人来到这里后不是也失去了他们教派的力量么,所以很有可能……”

说到这里。公爵忽然开始沉吟起来。安东尼大法师在旁边连忙接口问:“您的推断实在是太精彩了。所以什么?公爵大人?”

公爵却并没直接回答,只挑了挑眉毛,豁然一笑:“所以我们还是专心看戏吧。这位参谋长阁下现在在众目睽睽之下展示他的神奇能力,当然是做好了震惊世人的准备,也肯定写好了向大家解释的说辞……嗯,说不定还做好了向我们施压的准备呢。看来我们在奥罗由斯塔还有些事情需要做。”

“这个是我的错,是我的错。”安东尼大法师抹了抹头上的冷汗。“我立刻就催促家里的那些小子们快快和乾帝国使节团联系,把您下令准备的物质和奥金都给他们送去,务必要把之前造成的误会消除,他们一定会感觉到您的宽宏和友善的。”

“不用紧张,安东尼阁下。属下工作的小小失误是在所难免的,只要以后小心就行了。”公爵好像显得并不以为意。“现在就来让我们看看费尔南德斯家的大美人怎么处理吧。我好像看到她的脸色不怎么好看,看来那位叫菲尔的年轻人并没有出手帮她的意思…”

“无论怎么样,费尔南德斯家是一定要对现在这样的冒犯做出回应的,这关系到家族的尊严和脸面。”安东尼大法师回到自己熟悉而擅长的领域,立刻就能做出准确的判断。“看起来再来多少守卫都没用,他们应该会启动他们家族在奥罗由斯塔的战斗序列吧。”

“哦?就是各个家族在奥罗由斯塔准备的战斗底牌是吗?”

“对,不过有奥术学院的存在,这些手段能派上用场的时候可不多。我记忆中只有三十多年前和十多年前有过两三次,都是家族内部倾轧的血斗。至于费尔南德斯家的好像从来没有动用过。”

“啊,那我们今天的运气真的不错,就让我们见识见识真红大公准备下的奥术吧。就算肯定比不上赤红城堡的防护序列,但肯定也不会太差。只是不知道那位大美人的权限能动用到什么地步……”

下面的大厅中,巴丽雅·尤利西斯小姐已经面容复杂地拖着昏过去的年轻人退下了舞台,她也看得出来现在正上演的这一出已不是以她为主角的戏剧了。那些冲着她来的贵族子弟们也跟着一窝蜂地拥了过来,帮着把昏过去的年轻人拖到远处安置好,七嘴八舌地关心询问各式问题,有问关费尔南德斯家的有关乾帝国使节团的,有帮她出主意如何应付费尔南德斯家的,更多的还有自告奋勇跳出来说用尽一切办法也一定要保护她的,歌姬小姐勉力保持着平日的微笑应付这些年轻人,注意力却始终注视着还留在舞台上的那个人。

事实上就连那些围着她的年轻人,有不少人的注意力都更多地放在那个西方人身上,他们并不是真正的白痴,也能嗅到这弥漫在大剧院中不同寻常的味道。而更多的贵族观众们就更不用说了,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兴奋和幸灾乐祸,今天上演在这里的这幕可是数十年都未曾一见的好戏。

舞台上,风吟秋凝立不动,虽然他嘴上说了要离开,却也明白现在这一切不过是刚刚开始的序幕。感受着四周无数人带着各种各样情绪的注视,他的心境也不觉有些微起波澜。他不知道这一切是仁爱之剑早有的安排还是纯粹的巧合,不过怎么样也无所谓,他现在就正是需要这样的一幕。这是大乾使节团正式在这欧罗帝都登场亮相的开始,自此必将让这些自大的欧罗人从此对神州族裔另眼相看,也是他在这奥术天地登场亮相的开始,他一定会想办法窥尽欧罗奥术的秘密,让万有真符和这片天地相融,说不定还能让这原本就神妙至不可思议之物再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然后就可以……

微微地出神间,元素涌动的气息扑面而来,数十团大大小小的火焰从舞台四周的空气中无中生有地变化了出来,随后舞台碎裂木屑纷飞,被下面十多个突然出现的石柱猛地撞破,和石柱一起冒出的还有大股大股的地下水,空气也有水珠不断凝结落下,同时一股强烈的旋风在上空呼啸生成。不过转眼之间,这舞台就被这突如其来的水火泥土旋风弄得破烂不堪。

当然这并不是普通的水火泥土,而是奥术凝聚出的元素傀儡,这些火焰流水一旦出现凝聚就从四面八方朝着中间的风吟秋扑来,岩石也变形成为大大小小的尖刺朝着中间飞速延伸,上空的旋风开始带着阵阵细微的闪电袭下。而且风吟秋感觉得很清楚,这还只是更多更强力的元素傀儡出现之前的征兆,或者可以说现在出现的这些元素傀儡只是奥术召唤出来之前宣泄出来的些许气息而已,这个奥术所召唤出的至少是十个以上的元素长老。这应该是一个八环奥术。

不过风吟秋并没有感觉到丝毫的压力,这样的八环奥术用来对付弱小的众多对手也许会不错,但在虹光喷射的混沌状元素之下,元素疆域中的元素长老真身还能抵挡一二,被奥术召唤而来在这物质界中显现的形态可是远远不够的。也许费尔南德斯家的人是想用这个奥术来消耗他的精神力,毕竟八环奥术对于普通大法师来说也是不小的负担,只可惜以万有真符如今所拥有的‘容量’,已经快能当得过十个大法师的精神力了。

风吟秋随手一挥,七彩的混沌元素又是从指间喷洒而出,只是这一次有些意外,这些混沌状的四元素并没完全按照万有真符中的奥术公式作用,而好像是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压制了,刚刚飞洒出去就在空中消散,连原本的一小半射程和面积也没有达到,只能刚刚将飞到他身边的两个火元素给同化消融了,其他方向远远近近的元素傀儡却是丝毫无损。

“怎么回事……?”风吟秋顿时愕然。这种情况他还是第一次遇见,那股压制虹光喷射的力量似乎还在逐渐加强,他连忙右手一挥,用出一柄次级虹光剑将两个飞刺而来的石柱给削断,左手连发数道闪电将几个火元素给击得消散。

这些低级的奥术反而没有受到丝毫的阻碍,风吟秋再用出力场巨手将自己握住在空中一阵闪躲,也没有受到任何干扰。这时候一个声音忽然在他的耳边响起:“尊敬的阁下,为了您和他人的安全,为了保护奥罗由斯塔,请您在奥罗由斯塔中不要使用高效能的大面积破坏性奥术。奥术学院的防护序列将对您的高效能破坏性奥术进行压制,如果需要解除压制,请您到奥术学院提交申请,由学院审核通过之后才能正常施法。”

“还有这种事?”风吟秋有些哭笑不得。这声音是个女声,听着似乎语气非常地亲切,但细细一品味其中却是一种全然冰冷不带丝毫情绪和生机的漠然,似乎并非是真人说出来的话语,而是奥术学院的自动反应机制。其实想想也是正常,这奥术属于术器之道,威能极大而又不以心性道德为根基,纵然暴戾浅薄或者心思诡诈之辈也能学到极高境界,偏偏还是世俗主流,若是没有相应的防护和压制措施,这帝都的上百万人口也当不得阳炎爆之类的几个大威能奥术。这学院的压制奥术应该是在自己第一次运用虹光喷射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只是当时的虹光一发即收自己并没有察觉而已。

虽然被这个突发情况弄了个手忙脚乱,但其他奥术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风吟秋凭着力场巨手在空中几个转折腾挪,双手挥舞出的闪电束如同两条银色长龙一样一刻不停地在四周汇集过来的元素傀儡上抽打跳跃,无论是飞舞的火焰还是汇聚在一起的水流,甚至还有那些岩石都在闪电的弹射下粉碎瓦解。闪电对于法则性有相当大的干扰,所以对付以法则为存在基础的元素傀儡是最有效的。一时间电光闪烁爆炸不断,火焰水流岩石不断地生出又被击溃,场面热闹无比。

远远近近的观众席上的贵族们也是看得目不暇接,议论纷纷。生于战后的奥罗由斯塔本地贵族是没什么机会经历真正的战场的,平日能看到的最多也就是一些年轻人玩闹式的决斗,今天的这场好戏可是让他们眼界大开。

“...真是厉害,这个西方人只是用四环奥术就至少击溃了三十个元素傀儡...看起来他的虹光奥术已经被学院的防护序列给压制了...”

“这是八环‘元素集群’吧?之后的可是八个元素长老。不过看这个架势,他好像只是用闪电束就能把这个八环奥术给挡住?”

“奥术在上,谁数清楚了他到底使用了多少个高能闪电束?二十个还是三十个?哪位阁下会有那么无聊制造存储这么多低环奥术的序列道具?”

“...也许是帝国时代的军用奥术装备吧,给那些战斗法师使用的,粗劣简单一些也是难免的。”

“...即便以战斗法师来说,这个西方人也是很厉害了吧?我看他好像还运用了飞行术?如果他还能有其他高环奥术或者道具,说不定费尔南德斯家这次可要狠狠丢一个脸了。”

“别开玩笑了。你以为这个‘元素集群’是茱莉亚那婊子使用的卷轴?她肯定已经开启家族的战斗序列了,这些元素傀儡只是个开头而已,就看这个西方人能撑到什么时候,还有奥术学院会不会插手了...”

也确实如同这些观众们期待的,已经被破坏得七零八落的舞台周围闪耀起光芒,随后二十多个高大的魔像依次出现。这些魔像造型各异,多数都是金属造物,有几个则是岩石之类的物质构成,全都是三米至五米的高大身躯,其中有几个刚刚出现就朝着风吟秋扑了过去,还有几个则在外围形成一个阵势。

看着这些突然出现的魔像风吟秋眼神一凝,有了之前在北方军团属地的经历,后来也看了不少奥术书籍,他现在也勉强能分辨出这些奥术机关造物的强弱。从这些魔像身上镶嵌宝石和繁复纹路,以及能感觉到元素法则性的躯体,就能知道这些都是远超于北方军团和之前罗德里格斯家族的货色,是真正的属于豪门世家的战斗力量。

如果虹光喷射还能运用,那自然一切都不在话下,但在最大的杀手锏被禁的现在,这任何一个魔像都是可能比元素长老还要难对付的对手。

风吟秋双手一挥,双手间喷薄而出的电光陡然增强了十倍,这是他把四环奥术闪电束直接提升成为六环连锁闪电,而且在极短的间隙下连发五道,一时间周围光芒闪烁雷击声如暴雨,所有的元素都在这雷光中崩溃瓦解烟消云散,甚至连尚未出现的元素长老都因为强烈的法则干扰而停止了出现。

那些魔像自然也都沐浴在雷光之中,但却完全没受到丝毫的影响,这些高阶炼金造物都经过了特殊处理,对于元素伤害的抗性之高远胜于任何生物,可说法则性之下的元素都很难造成伤害。

不过这些都在风吟秋的预料之中。将周围的元素清空之后,他脚下猛然升起一块巨大的岩石,而他整个人则如同沉入水中一样没进了这块岩石之中。

这自然不是普通的岩石,而是万有真符中拓印七环奥术‘召唤土元素长老’而融合变异出的‘戊土甲兵咒’。现在这样的情况,看起来只有这个法术最能发挥效果,而且在斯古特大山脉中和天生亲和土元素的矮人大祭司有过一番交流之后,风吟秋对这道法术理解更深了一层,用来对付这些魔像也有几分把握。

就在他刚刚沉入岩石中,一股虚空中生出的沛然大力猛地轰击在了岩石上,碎片纷飞,岩石上也崩裂出数道裂痕,看起来风吟秋只要迟上半秒钟的时间就会被这股力量迎头痛击。而且这股力量似乎并没有消失,而是一直压迫在岩石上,刺耳的吱呀声中有细小的碎片在巨大力量下不断从岩石上剥落,岩石上的裂痕也在不断扩大增多,从岩石受压剥落的痕迹上看,似乎是一个透明的巨大手掌正在用力地捏压着这块岩石。

周围的魔像也没有浪费这个时机,三个全金属的魔像跃起在空中,怪异的身躯陡然重新分解开来然后瞬间重新组合变形成为了三个巨大的螺旋钻头,飞速旋转起来然后朝着岩石钻去,而外围列成阵势的几个魔像身上则是亮起了奥术的光芒。

大厅的观众们不禁发出阵阵惊呼声,这突如其来的攻势实在太过猛烈,许多人已经在担心那个西方人参谋长了。这倒不是说他们对这个西方人有什么认同,只是单纯地希望这场难得的大戏能尽量演得久一些而已。

上方的包厢中,茱莉亚·费尔南德斯的俏脸上一片寒霜,杀机隐现,今天发生在这里的一切早已经超过她能忍耐的极限,现在她唯一想做的就是用尽一切办法尽快把这个西方人杀死,不管他是谁是什么身份。至于能否做到这一点她毫不怀疑,就算只是开启了战斗序列的二级权限,她现在能动用的奥术和魔像力量也绝对能将任何人碾压成粉末。

南京肛泰中医医院咨询电话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治病效果好吗
亳州那家冶疗白殿风医院好
梅州有哪些癫痫病医院
广东省妇科医院地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