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贵女反穿生存记第六十八章飘飘决定惩治刘晃

2020-01-21 22:32: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贵女反穿生存记 第六十八章 飘飘决定惩治刘晃

突然接到的一个,让王德厚心里豁然开朗。那个是飘飘打来的,她说自己和林墨正在景区看盈儿的表演,一会儿随盈儿一起回去。

“太好了”,王德厚心里这样想着。他正愁自己势单力薄难以对付刘晃和齐晓月这样的狼与狈类呢。

这个齐晓月虽然品质恶劣,但却做得一手好菜,而且干起活儿来也利落有速。王德厚的母亲根本插不上手,只能帮齐晓月洗洗菜、切切肉、打开煤气。

“哎呦!你真是个能干的好姑娘。我要是有你这么个闺女就好了,我就有福气喽!”

王德厚的母亲一边洗着菜,一边夸赞齐晓月。齐晓月心里美滋滋的,乐的眉毛都绽开了。

“阿姨,如果你愿意就把我当成你的闺女吧。”

齐晓月笑着说。

“嗯,好好好,太好了。我就喜欢闺女,唉!可惜我只生了三个儿子。”

老人家叹口气说。

“妈,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妈,我就是你的……”

“咳、咳,齐晓月,说什么呢?”

王德厚干咳了两声走进了厨房。

“呵呵,我正在和咱妈说话呢,咱妈说她很喜欢我。”

齐晓月一边拿着锅铲翻炒着锅里的菜,一边回头看了一眼王德厚,露出一种得意却又很不自然的笑容。

“哈哈,咱妈?喂喂,齐晓月,你真把自己当成我妈的儿媳妇了?这么说你今天就不用回去了呗?等着,我马上去通知余总一声。”

王德厚又开启了他一贯的幽默,笑着说。

“呵呵,真的?你不打算让我回去了吗?太好了,不用你去,我自己去和余总告别,他很豁达的。”

“哈哈,齐晓月,我真服了你了。你为了所谓的“成功捷径”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呀!”

“呵呵,这叫策略,智者的策略。”

齐晓月走到王德厚身边压低声音说。

“智者?你?哈哈……智慧美貌的女神,我现在有一件事情要向你汇报一下。”

王德厚大笑一阵之后,躬身作揖装出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说。

“呵呵,什么事?如实汇报上来。”

齐晓月也装出一副严肃的样子。

“是。今天家里要来两位客人,请你多准备三人份的饭菜。”

“两个客人为什么要准备三个人的饭菜?”

齐晓月有些疑惑。

“因为盈儿也要回来,她是主人不能算客。”

“哦,原来是这样啊!正好,我想和盈儿谈一些事情呢。”

齐晓月心里一直想着如何得到一些意外之财,本来她和刘晃一直看好王德厚,但王德厚又对钱盈儿言听计从,他们的关系太紧密了。想要成功利用他们其中一个必须让他们之间产生裂痕。

“是的,准备吧齐大美女,有劳你了。”

“不客气,既然你妈都变成“咱妈”了,就是一家人了,呵呵。”

“对对,一家人。妈,恭喜你多了个编外儿媳妇,也恭喜我自己艳福多多,哈哈……”

“傻儿子,你可别胡说啊!妈只是想认晓月做干闺女。”

王德厚的母亲在一旁插了一句,王德厚不再说什么了,冲齐晓月做了个怪异的鬼脸就悄悄退了出去。厨房里,齐晓月依旧和她刚认的这个干妈,有说有笑的忙碌着。

王德厚嘴里哼着调调儿满天飞的歌曲回到了正房屋里,看到父亲正和刘晃聊得十分开心,心里不觉有一丝伤感。

“唉!看来老人家才是最单纯的。”

他不禁哀叹了一句。

“什么?你什么意思?”

刘晃转过头问王德厚。

“哈哈,没什么意思,只是有时很佩服余总您的口才和智慧。”

王德厚话语里有些暗讽的意思,但刘晃却似乎不以为然,他听后居然以笑回之。

看来,贪婪之人必须先把脸皮抛出去,的确是种“真理”。王德厚唯一的期待是等飘飘的到来,虽然不知道飘飘的真实身份,但在他眼里飘飘是个聪明且足智多谋的女孩儿,有她在一定可以收拾一下这两个假意示好的伪善之人。

时间在刘晃的花言巧语中很快过去了,临近中午终于传来了飘飘悦耳响亮的笑声。

“哎呦!美女们回来了。”

王德厚闻讯急忙跑出去迎接,飘飘今天一身黑色长裙黑色平跟高筒靴,一条马尾辫长长的垂在脑后。炯炯的大眼睛里折射出一种豪放和善良,今天不再是仙风道骨,俨然就是古代的侠女风范。

今天的林墨看上去气色很好,身体已完全恢复。一身时尚的休闲装配以款式炫酷的运动鞋,前卫的棕色短发,英气十足的脸上透着智慧,完全看不出半点古代书生的影子了。

紧随他们身后的钱盈儿,一进门便钻进了厨房。

王德厚十分热情地把他们请进屋里,王德厚的父亲是认识飘飘的,对这个美丽善良的姑娘老人家心里充满了感激。

“孩子,你真是个好姑娘,谢谢你救了我的儿子。”

老人十分真诚的向飘飘致谢。

“老人家不必客气,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何况我们都是好朋友。”

飘飘甜甜的笑了一下说。

刘晃这个无耻之徒此时眼睛瞪得溜圆,直勾勾的盯着飘飘细细的打量着,嘴角含着贪婪淫溺的笑。一旁的林墨看到了刘晃可恶丑陋的嘴脸,怒气悄然升起眼里透出一种隐隐的恨意。

他与刘晃本来就有千年的恩怨,千年之前他们便是情敌的关系。

“喂!余总,余总。”

王德厚连喊两声,刘晃才突然清醒,目光终于从飘飘身上移开。

“哦,哦。这位小姐有些陌生啊?呵呵!”

刘晃有些愣愣的问。

“喂,请放尊重一些好不好?‘小姐’这个词我不爱听。”

飘飘有些生气的看着刘晃说。

其实,她对刘晃是了解的尽管只是初次见面,但对于刘晃的种种劣迹她早就从钱盈儿那里听说了。

“哦,对不起,对不起。我的口误,失礼了,失礼了。”

刘晃急忙站起身躬身致歉。

飘飘用眼角瞥了他一眼,没有理会。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飘飘,盈儿和我的好朋友。”

王德厚给刘晃介绍说。

“飘飘,这个名字真好听。美丽、大气、飘然若仙慑人魂魄呀!”

刘晃色眯眯的盯着飘飘,语无伦次地说。

林墨干咳了两声,盯着刘晃那张猥琐的脸。

“哦,这位是林……”

“林墨。”

刘晃抢着回答道,视线却没有转移,依然停留在飘飘身上。

“哦,你们认识啊?”

王德厚惊奇地问。

“当然认识,对于他我太了解了。”

林墨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语气里充满愤恨和厌恶。

“是,是,我们……我们是有过几面之缘。”

刘晃突然惊醒过来,急忙收回好色的目光。他最怕林墨此时当众揭穿自己的身份,所以心情紧张起来。

“哦,这么巧啊?看来,还是我们的地球太小了,难怪都说是‘地球村’呢!呵呵!”

王德厚感慨地说。

“是啊,的确很小。有些令人厌恶作呕的东西,总是会不时地出现,甩都甩不掉。”

飘飘斜视了一眼刘晃暗讽道。

“哈哈,美女夸赞人的方式很特别,很好。”

“哈哈,有些人呀,脸皮简直堪比城墙。”

面对刘晃这种厚颜无耻之徒,飘飘无奈的摇摇头笑着说。

“美女你真……”

“谁在喊我呢?哈哈哈哈,我来了,香气四溢的菜也来喽……”

齐晓月尖尖利利的怪异笑声打断了刘晃的话,她端着刚刚做好的菜走进房间。

钱盈儿这个临时的家没有专门的饭厅可以就餐,这个房间里有一张房东用了二十几年的大圆餐桌,好在是纯木制的,并没有太大磨损依然可以用。

饭菜做得好恐怕是齐晓月为数不多的优点,很快她就做好了足足十几个菜,钱盈儿帮着她一一端了上来。

大家依长幼次序按位置落座,王德厚的父母居中而坐,面冲门口的方向,年轻人是晚辈自然分别坐在左右。

席间,刘晃的话题不断地往古董生意方面靠拢,一直表明要与王德厚合作之意。飘飘有些不解其意,坐在她旁边的钱盈儿见状,急忙找借口拉飘飘出去。

钱盈儿把自己的古装被调包的事,以及刘晃和齐晓月的阴谋一一告诉了飘飘。

“哦,难怪呀!难怪这两个贪婪狡诈之徒会突然这么热情。”

飘飘恍然大悟,惊讶的说。

“是啊!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他们认定了我有古董,是不肯轻易放弃的。”

钱盈儿有些担心地说。

“那他们为何不直接找你,而是要死缠着王德厚呢?”

“我也不明白,不知道这个“余淮水”又憋的什么坏水儿?”

“让我想想啊,咱们不如这么办……”

飘飘思索了片刻,在钱盈儿耳边悄悄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

青海大学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预约挂号
安徽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威海都有哪些癫痫病医院
泉州哪所医院能治牛皮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