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暴风雨中的蝴蝶 血砂之序曲 砂与沙

2020-01-13 17:57: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暴风雨中的蝴蝶 血砂之序曲 砂与沙

I

********

一六六七年三月十四日英特雷共和国副都相位港

********

在东方人的文字中,沙有两种。

一种是广阔大海边的沙滩,另一种则是大地深处的砂漠。

早在文明史的开始之时,东方帝国就征服了他们所有能到达的土地,他们修筑的道路会从大漠深处的干砂,连接到东海之滨的海沙。

但在柯曼人的文字中,沙却只有一种。

柯曼人的文明脚踩着潮湿的河沙和海沙而起,他们没有见过真正的干砂;他们的文明面临着如此之多的竞争对手,在很久很久之后才到达陆地的深处。

在精灵末代皇帝将整个东部帝国化作废土之前,精灵帝国领土内甚至没有真正的沙漠,其气候和处于热带、亚热带的穆雷曼地区完全不同。

而现在,柯曼人的一支军队,终于越过了海沙的边缘,进入了穆雷曼的热砂海深处。

普州会战的第一条流言通过魔传到相位港,大约是在五天以前。

那时,整个相位港市场又一次处在疯狂的下跌之中。

随着交易员和各方势力对魔越来越熟悉,整个市场就像被卷进了情报的大风暴一般。

不仅是英特雷军发行的军事债券,也不光是联合贸易公司,所有牵涉到穆雷曼贸易和海洋贸易的生意都开始疯狂转手。

每天都有新的投资人加入这买卖,每天也都有旧日的霸主出售全副家当黯然离开。

佛提堡外围的十七座象征身份地位的长明灯塔连续七天易手,其中两座熄灭后就再也没有亮起来。

就算是最老派、最保守的相位港世家,也忍不住——或者说不得不——在这场投机风暴中插一手;从佛提堡、派洛甚至德兰、洪里那斯提赶来的投机专家也加入了战团,分享着或真或假的情报与消息。

精灵大舰队和第七舰队两败俱伤的消息最终传开,给了多头沉重的打击,将前一阵因为奇袭嘉雯费格那赚来的利润全砸了回去。

第七舰队护卫的武装商船队也遭到了惨重的损失,不少人被迫抵押甚至清盘有价证券以填补自己的损失。

而后嘉雯费格那再次易手的消息更是雪上加霜。第七舰队还没再次收拢,就传来这样的消息,人们纷纷传说这次军事冒险已经完全失败,重建的精灵舰队将搭载着穆雷曼人的东征军越过大海前来复仇,重现第二帝国早期太平道西征时的黄祸战争。

联合银行和贸易公司紧急通过魔送来的消息,被人们看作庄家托市的伎俩——

而就连这个伎俩,也随着在普州的惨败画上句号。

最后的消息停在了普州,“对面的黄巾军铺天盖地”。一次面对海西各行省的太平道内战显然迫在眉睫,青牛府的残暴嗣师显然不会放过任何打击他的对手的机会。

“听说张复土的军团在普州被打垮了。”

这条谣言一般的消息一开始并没有阻止住价格的继续下跌,几个公认的内线大庄家的交易也没有。

那些大买单怎么看都像前些日子那几次假消息的后续,不少人在突如其来的反弹中被套牢蒙受了巨额损失。

价格就这样在接近腰斩的位置低空飞行了三天,接着,突然间,下跌停止了。

新的消息从穆雷曼雪崩一般的传来,彼此可以印证,就像佛提堡和相位港外海船坞里停泊着的那些战舰一样真实。

海西各行省和自由军的联军赢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大胜。

“自由军确实已经驱逐了张复土,攻陷了青牛府!”

“已经有好几位共和国议员和市长启程赶去穆雷曼了!”

“会给耐门·索莱顿正式授予‘道国的征服者’名号吗?”

这样的消息横扫了整个相位港。

人们终于变了脸色,开始疯狂抢购几天前价格还被腰斩的各种证券。

于是,这一天,当怀翠行的狄美衣又一次乘马车公开来到联合银行附近的交易大道时,所有人都沸腾了。

她走进的是用九家酒店和咖啡馆打通构成的联合交易大厅,在这里聚集着最多的投机者。

现在,在相位港最流行的就是用

“联合”开头的建筑物。

就在区区几天之前,怀翠行的狄、殷两位女掌柜还在四处筹措资金,用横渠张氏的地产、财宝作为抵押,将每一笔借来的款项都兑换成了眼看就要一钱不值的联合贸易公司的股本。

现在,几乎每个人都知道了,怀翠行就是横渠张氏在相位港的代理人。

但没有人能指责她们:她们从半个月前开始筹措金钱的时候,就反复赌咒发誓说横渠军一定大胜,但越是这样说就越没有人愿意借给她们钱。

但现在整个形势都不同了。张复土战败,就意味着整个穆雷曼道国世界的权力,将转移到这两位年轻女士背后势力的手中。

横渠张氏的大小姐,铁定将是下一任的嗣师,谁能搭上这班快船,就能在这次大捷中占到最好的位置。

正当投机商和代理人们跃跃欲试要上前搭讪时,狄美衣已经用轻盈的脚步闪过了人群,冲进了堆积着成交书的大厅中心,高声吸引了所有交易员的注意。

“我们要抛出怀翠行持有的联合银行股票、联合贸易公司股票和特别军事债券的一半,按市价起拍……不,按市价减百分之十起拍好了。总数是……”

她说出了一个惊人的数字,那大概是这三天来成交量的总和——在确认了普州的大胜之后,即便是高出面值三倍的价钱也没有多少人愿意出售自己的债券和股票了。

整个交易大厅都安静下来。

然后,化作抢购的风暴。

在联合交易大厅的对面,是一家仍然遵循传统,为大主顾们留出雅座的

“老式”交易咖啡馆。在狄美衣一手掀起转卖风暴的时候,私下控制市场的庄家们正在对面的这家咖啡馆顶层的反探测雅间内聚会。

彼此交换了不尽不实的收益表之后,这里的秘密聚会也接近了尾声,以一如既往的互相吹捧结束。

“不愧是怀翠行,真是雷厉风行。早些日子抓住消息在次高点抛出,然后在低点的时候主动和我们一起保住底部,这两头都让殷掌柜吃到了啊。”

在背后负责一切指令的,就是这位穿着便装,但充满了神圣气息的冷峻高傲的女性。

泰蕾中尉隶属于第十三

“奇迹”自由师,直接听命于幕后黑手

“那个人”,是负责逢低吸纳和稳定价格在四成以上的总操盘手。

“哪里,都是托张大小姐的命令。再说,我们也抵押了这么多东西,不收回来也没法向族里交代啊。”

怀翠行的的另外一名掌柜殷如镜

“格格”地笑了两声,谦虚道。狄美衣去应付外围的交易者,而她的任务就是在这里应付其他的庄家。

“不愧是横渠的继承人啊。既然已经控制了整个穆雷曼,与其自己拿着这么多股票,不如分售给自由诸国其他人,以维持南方和穆雷曼之间的关系……这、就、是、作、为、一、名、贵、族、的、政、治、考、量,对吧,大小姐?”

另外一名列席在秘密会议之中的、身材高大容貌俊美的男性帝国牧师叹了口气,轻轻拍了拍身边已经快要睡着的被保护人。

帝国皇帝古斯塔夫·休·柯曼的妹妹揉了揉眼睛,从半睡半醒的状态中爬了起来,从面前的矮茶几上顺手又抓起了一杯酒。

“总之,我们也赚了,而且大家都赚了,对吧,伊奥奈特卿?”

排位在帝国前二十的神术使用者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南方人也是柯曼人嘛。柯曼人征服了穆雷曼,这是大好事啊!我建议,为了柯曼人的胜利,干杯!”

在奥莉亚的带领下,几位代理人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在她们开怀畅饮的时候,怀翠行真正的决策人白睿思则在相位港大桥另外一侧的藏身处里,透过殷如镜身上的魔法饰品,冷冷的观望着几人的对话。

直到现在,怀翠行公开的掌柜也仍然只有两名。

白睿思最注意的,是其中

“那个人”的代理人。

“横渠张氏的力量啊……也许能和‘那个人’一战吧。”

她低声对自己说,在心中勾勒着同自己的原身作战的景象。

经过了这么久,白睿思深信自己已经有八成把握确认了自己到底是哪个顶级魔法师的备用分身。

只是那个答案太过危险,那个对手太过强大,她不相信自己能与之对抗。

“邦妮·塞菲尔,新教的女教皇……吗。”

从这个身体原本所在的位置、身体各方面的性能和强度看,大概只有那个人才会在相位港这里准备一个身体的备份。

还不够,她想。要和那个人对抗,她还需要更多的筹码……

……以及盟友。

*********

一六六七年三月十九日初旱季

黄巾太平道国首都青牛府

*********

太平道民的文明,和他们东方或西方的邻居都不一样,属于第三种。

他们有两个不同来源的文字来称呼沙粒。

他们的领土同样是从湿沙到干砂,但在他们的领地上,湿沙和干砂是连成一片的。

倘若你作为一名旅行者,沿着西南大道向北方前进,将会发现一路上的沙漠和沙滩几乎彼此相连。

这条大路穿梭在穆雷曼西南沿海八州之间,穿过这个国家最富饶的领土,直通黄巾太平道国的首都,青牛府。

在数百年之后,这条道路改名做第十五号州际公路,是全世界长距离野营者最喜欢的道路之一。

但对自由军少校督军使耐门·索莱顿而言,这条西南大道绝不意味着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刚刚踏上这条西南大道时,耐门·索莱顿身边只有三千可靠的自由军和三万乌合之众的友军,却面临着精灵大舰队,以及整整十五万道国军队的围追堵截。

当时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绝望:他这三千部队本是来偷袭精灵殖民地的,而不是来挑战道国的。

但除了战胜敌军之外,他并没有其他选择。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文明世界的每个人都听说了:那就是普州会战。

如果用十倍的兵力都打不下来,那就是打不下来。这正是和平多年的道国本土军,和一直在参与残酷的自由战争的英特雷军之间的差距。

于是,若水为之变色,万里江山易手。一府三堡七省三十三军州中的八成名义上已经向横渠新政权输诚,剩下的不到十个军州也正在犹豫。

仍旧忠于张复土的军队还控制着东方的海岸,死守着最后的东海壁垒赤土堡。

在一切都结束之后,耐门和他的军队最终顺着东南大道离开海沙区域,缓缓进入由热砂环绕的青牛府辖地。

那座伟大的城市城头已经飘扬起了一线红色。

那些红色,是代表横渠的赤轮旗和代表英特雷共和国军的红色副旗。

这些赶制出来的赤旗,就飘扬在青牛府城墙的每个城楼和马面之上,在初旱季的热风中猎猎作响。

那座有着白玉般半透明乳白城墙的巨大都市,就那样横跨在上善、若水两条大河之间,等待着迎接它的新主人。

黄色的浮砂、绿色的农田、深棕色的冲积平原静静匍匐在它的脚下,养育着青牛府近畿百余万人口。

“那就是青牛府,我们未来的首都!统御万城之城!”

一位身材娇小、用黄色发带系着单马尾的道民美少女,正伴在耐门·索莱顿身边,充满骄傲地用马鞭将那座城市指给他看。

这位少女就是这座城市的新主人,横渠宗的张时翼,能动员起西海各行省三万大军的横渠张氏的现任族长。

在以大小宗族统治国家的道国,这就意味着她即将成为掌控整个正道的下一任嗣师。

“它的名字叫绿色的牛,我一直以为它会是座绿色城墙的城市。”

耐门回答道,故意略过了那句关于

“我们的首都”的话。他装作没有听懂张时翼的话,因为他不想让这位未来的道国女统治者感到不快。

在和张时翼一起联手取得了那次传奇性的胜利之后,就算他真的是一根木头,也肯定知道对方对自己的好感了。

张大小姐发出爽朗的笑声,解释道:“青牛只是为了向老子致敬,记载中他登神成仙时乘坐的就是一头青牛。哦,老子就是我们正道的先知、选民、教主……我搞不清楚相当于你们的什么啦。”

“嗯,这个我知道。”耐门的手揣在上衣口袋里,轻轻敲击着安妮的记忆库宝石,“它在被黄巾军取得以前的名字叫白墙之城伽梅斯……”

“只是闲聊罢了,不用查魔啦,反正你以后听多了也就知道了。”

张时翼现在也清楚耐门这个动作的含义了。

当然,她只会在她和耐门两个人独处的时候提及这件事情:不暴露其他同伴装备的情况算是一种美德,尤其是类似这种可以快速查阅魔的稀有魔法物品。

要知道,标准的查阅魔还是利用传讯术,或者魔力感应羊皮纸和复写术,这些方法速度很慢且经常不准确。

耐门松开了手,但又不好意思立刻从上衣口袋里抽出来。松开手的时候,他似乎依稀听到安妮的记忆库

“哼”了一声。

“从军事角度来说,看起来还算是一座不易攻克的大城。”

“幸好我们不用真的去攻陷青牛府。”

张时翼身有同感地点了点头,将目光投向青牛府的城门。

耐门追着她的目光望去,立刻感到一阵寒意。

“啊……又来了。”他小声抱怨道。

在青牛府的城门前,锣鼓喧天,歌舞不停。

庞大的联合军又一次被迫停下。

就如之前联合军经过的所有府县一样,青牛府幸存的官员和豪族们,在联军面前摆出了庞大的欢迎阵容。

百姓们聚集在府南官道的两侧,无数的戏班子、杂耍艺人卖力地演出着,甚至还有不知道从哪里请来的西方风格的歌剧和话剧团——不愧是道国中心的青牛府。

“为天地立心啰!为万民立命啰!”

“开太平呀开太平!”

“望张大小姐早日就任嗣师,救万民于水火啊!”

“要早日讨伐逆贼张复土啊!”

耐门和张时翼并辔前行,一边时刻保持警惕,一边听着身边喧闹的声音。

原本严肃而悲壮的横渠四句,在这样的场合中被消解成为类似歌剧唱腔一般的娱乐品,消散在青牛府居民们勉强的笑容当中。

“青牛府的人们,似乎不是很信任我们。”

耐门低声对身边的张大小姐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是啊。这里毕竟是张复土的首都,我们横渠的势力在过去的那些年里几乎全被清洗殆尽。下层市民还好,我并不认为中上层留下来这些人真心支持我们——他们只是不想跟着去收复巨鹿而已。”

张时翼的回答十分清醒,并没有被这些热烈的欢迎冲昏头脑。

见她仍旧保持着斗志,耐门也不再窃窃私语,而是安心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新嗣师身边那红夷人,就是这红夷佣兵的头领吧?”

“以三千红夷军力抗张复土六十六万大军的红夷少年名将,索耐门。”

“那可不是一般的红夷佣兵。还记得当年替张先师——呃,张贼打下基业、后来被张贼驱逐的罗太尉吗?坊间都说,索将军就是罗太尉的关门弟子,传下八十八路奇门遁甲兵法,是专为复仇驱除张贼而来的。”

“为恩师复仇的弟子,看不出这红夷长得不似常人,倒也知道恩义。”

“不止不止,听说张小嗣师以处子之身相许,才换来这红夷少年名将借兵倾心相助。罗太尉在红夷国官至提督天下兵马大元帅,闻此事特借给他三千护宪夷兵,号称宪兵,前来讨伐张贼,一雪当年割须断袍之耻……”

“瞧一瞧看一看了!今天我们要上演的,是新排的海西戏,‘罗太尉借兵下果州,索军师大破金门阵’!话说这张复土张贼起了六十六万大军,直奔果州而来……”

——虽然这角色设定稍微有点离谱吧。

透过翻译魔法听着青牛府市民的议论,耐门苦笑着想。

幸好,这并不是耐门第一次应付这种场面,他已经相当熟悉这些仪式了。

一路上,每次欢迎仪式和入城仪式前后都会耽误不少时间。作为横渠的领袖,张时翼需要会见本地倾向横渠宗的人士,接见官员,惩罚叛逆,结交豪族,鉴别军队,偶尔还要派出部队清理负隅顽抗的狂热派,努力将这片土地变成像海西诸行省一样的横渠基业。

如果仅仅这样就算了,可不管做什么她都会拉着耐门一起。如果耐门试图找理由逃掉,张时翼甚至会带着她整个幕僚团和来拜见的豪族一起赖在他的营帐里,毫无心理压力地一边会见、审判、收编这些新来的地头蛇,一边不时向耐门确认她所要作出的每一个决定。

这样重复了几次以后,耐门·索莱顿就放弃了挣扎,安心地在张时翼身边扮演好一个联合军印玺的角色,对横渠张氏的所有决定,以英特雷督军使、自由-横渠联合军指挥官的身份予以追认。

当张时翼需要炫示武力的时候,耐门就会派出自由军的部队前去。

从理智上,耐门知道这样做的必要性。

虽然接纳了众多投降的军队,但联合军手中最可靠的仍然只有他带来的英特雷自由军和张氏的私兵,其数量甚至比普州之战前更少。

在战斗中,自由军折损了像诸海师长高霍少将这样的老将,张氏私军也折损了四五名营官、太守等级的好手。

他必须做出联合军的两边上下一心的样子——绝大多数的地方部队都慑于陌生的红夷军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威名。

但从实际上来说……

他对自己这个

“张时翼的未来夫婿”的身份感到头痛无比。更糟糕的是,几乎整个道国都默认了这一点,就连街头的戏剧也在传唱着这对郎才女貌的天作之合。

头痛到一想到这个问题就会停止思考的程度。

军队停下了脚步,城头响起了礼炮,打断了耐门·索莱顿的头痛。

“见过嗣师大人。”

“见过少校大人。”

一大排老人挡在城门口,在礼炮的响声中颤颤巍巍地跪了下来。

按照东方的习俗,全城年纪最老的那些人被集中起来,举着写有东方文字的条幅和各种祭器欢迎这座城市新的主人。

就算有道术的辅助,里面大多数人在耐门看来也已经老得快不能动了,随时倒下去死掉也不奇怪。

前面的城市也有类似的仪式,但从来没有找来这么多人的离谱做法。万一真有人死在门口,这次入城式可就变成一场闹剧了。

“这是做什么?”就连张时翼也感到有些不悦了,环顾四周寻找人,“青牛府尹何在?!快扶这些老先生回去休息!”

周围的胥吏们噤若寒蝉,谁也不想主动开口惹来张大小姐的不快。

几名差役急忙跑上前来,将老人们扶到一旁。一些先遣部队的士兵和军官站在不远处能够控制整座城门的位置上,也张口结舌地望着突然发怒的张时翼。

耐门皱起眉头:这些士兵是他派出来的,他也知道这支部队的指挥官是谁。

“好像不应该是那人的部下会犯的错误啊。”

他跳下马来,将缰绳交给身后的警卫兵,从这群老头旁边绕了过去。

很快,他就在青牛府巨大的南门后方找到一名身着绿色军服的自由军士兵,开口询问。

“你们的索菲亚上尉哪里去了?看这个阵势,她应该知道我们到达的时间啊。”

来自奇迹师的女上尉是第十三师特遣连队的指挥官,特遣连队也是第一支进入青牛府的先锋部队。

索菲亚上尉本人有主教级别的战斗力,她的整个连队内神术使用者超过三分之二,是耐门手中综合实力最强的连队,甚至凌驾于诸海师的前三个主力连队之上。

更难得的是,和大多数牧师一样,索菲亚很有政治头脑,在之前几个城市和同行的横渠道士一起将事情处理得井井有条,不应该有这种疏漏。

那名士兵也有点错愕:“上尉说过她会努力在你们到达之前赶回来的,结果各区的负责人一起带着本区的宿老赶来,就成了这个样子……”

“那青牛府的市长呢?没有人负责这里吗?索菲亚上尉干什么去了?”

另外一个声音插了进来,解答着耐门的疑问。

“青牛府尹肯定是张复土的亲信,已经跟着他去赤土堡了。当地的府吏无人统管,自然各尽其能,人人都要表示工作努力。这也确实是个让青牛府的中下层官员人人安心的办法,你们也就别责怪索菲亚上尉了。”

这个声音听起来十分耳熟,仿佛那个每天都在他耳边重复的声音。

耐门向着声音的来源看去。

身着绿色将官军服站在那里还不停向他挥着右手的,是联合议会的穆雷曼代表议员,第十三自由师

“奇迹”名誉师长,诸共和国现在最有权势的人物之一……

以人们更加熟悉的外号称呼,那位便是

“新教的女教皇”邦妮·塞菲尔总主教本人。

“恭喜你了,穆雷曼的征服者。”

也是安妮·塞菲尔的妹妹。

“如果你还没搞清楚你手里是多大的一笔财富和麻烦,那就让我来帮你搞明白吧。”

三月十九日,奇迹师先遣连队在青牛府建立了传送定位法阵。

邦妮·塞菲尔第一个通过传送魔法到达了这里,那也意味着争夺穆雷曼庞大利益的赛跑开始了。

P.S.那么新一年的光棍节又到了,暴风雨中的蝴蝶=BIS堂堂突入第八卷!

光棍节总是会更新的,白天上班的话就晚上回来PM11:11:11更新!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用户请到m.阅读。

北京溪翁庄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北京市顺义区空港医院怎么样
太原癫痫病医院哪最好
新疆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南通癫痫病最正规的医院
分享到: